999文学 > 金丹九品信息页 > 金丹九品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交锋

    事实,震荡的源头,不是那大地本身。品书手机端 m..而是那血月!

    此时此刻,在那波动的影响之下,在那高空挂着的血月却是开始出现剧烈的震颤。这种震颤,通过血色的月光,直接传递到了这整片大地之,继而便导致了这整片大地的剧烈震荡!

    因为这个过程实在是太快太快了,根本让人难以察觉这期间的过程。

    所以方才一眼看过去便只能够看到那波动扫过,整片大地便开始剧烈的震荡……

    “这是什么手段?!”在这瞬间,那多手怪人忍不住心头暗惊。

    他虽然在当初感应过李浩所施展出来的那杀意利刃所释放出来的杀意,甚至也正是那杀意逼迫得他不得不最终抛弃一切脱身逃离。但,他却根本没有亲眼看过那杀意利刃,更不曾直接遭受那杀意利刃的攻击!

    这时候,面对着这种似乎熟悉,又似乎颇为陌生的杀意,他却是一时间有些茫然。

    之前那让他无法直视的防御屏障已经是被那血月给直接冲破了,这时候他自然能够直接看到这大地之外的景象。

    那四道杀意利刃,自然也是被他看在眼。

    只是,正是因为看清了那四道杀意利刃,他方才更加惊异,更加茫然。

    要知道,这杀意利刃看起来虽然有些妙,但终究也只是四道利刃的模样而已。这样的利刃,形成一个四面体的模样将这一块大地包裹在其,居然有着么强大的禁锢能力,或者所,防御能力。

    甚至,这时候那杀意利刃释放出来的那种波动居然还能够撼动这整片大地,这不管怎么看都是违反常理的吧。

    “莫非,当初杀死他们的手段已经恢复过来了?!”在这瞬间,这样一个念头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随着这个念头,他猛然间全身毛骨悚然。

    看向那四道杀意利刃的目光像是看四个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怪物一般。

    要知道,之前那些他都难以与其相的强者可是在这样的杀意之下如同被杀鸡一般给直接抹去了,现在这些杀意利刃的目标直指自己,那种感觉如何,根本不言而喻。

    这时候还,他也想起了最初与自己相对的时候,或者说,最初自己入侵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是曾经施展过这种杀意利刃的。

    只是,当时的那杀意利刃根本是模模糊糊,若有若无,和现在相,根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手段,让人根本难以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以为对方根本无力继续施展这种手段了。

    时间过得越久,他便越是将这种手段忽略掉。

    因此才会在计算手段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对方可能施展这种手段。

    但,现在看来,或许当时对方确实是无法施展这种手段,但,显然的,隔了这么长时间,他显然已经恢复过来了……

    无数恐慌的情绪在这瞬间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方才那种茫然早已是不知到了何处,此时此刻,他将自己强烈的意志不断的传递到那血月之,极力的想要激发那血月的威能,将这种杀意利刃解决掉。

    那血月虽然看起来已经颇为自主,甚至能够自己构筑出这样一片大地出来。

    但,事实,它终究只是一点本源而已。

    哪怕是表现得再强势,再自主,终究也只是一点本源罢了,却不可能有着正常智慧生灵的智慧,不可能如同正常生灵一般去思考,也难以如同对待正常智慧生灵一般去与其交流。

    所以,在反应能力,这血月,显然还是不得正常智慧生灵,更不此时此刻在这里的这多手怪人的。

    因此,面对着这样的形势,面对着这时候在四面八方虎视眈眈的那些杀意利刃,这血月,却方才显得如此被动。

    当然,这显然也是这血月需要这多手怪人配合的原因所在。

    若不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弱点,这血月哪里需要一直待在这多手怪人的体内?!早早的已经是自主脱身出来,自主的开始入侵一个个世界了。

    毕竟,不管怎么看,这本源,相于这多手怪人来说,手段都要高明太多,强大太多了。

    虽然已经是脱离了多手怪人的身体,但这本源毕竟与这多手怪人有着无紧密的联系,甚至其组成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源自这多手怪人。因此,在这时候,这多手怪人却依然对这血月有着一定的操纵能力。

    虽然不多,但用在这时候,用来调整这血月改变迎敌方式,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在这多手怪人的调整之下,这血月开始微微震颤起来,强烈的血光汇聚在这大地之外,直接便形成了一层屏障。

    一层隔绝开一切,包括波动的屏障!

    这一层屏障出现之后,从那杀意利刃之传递下来的那些波动却是直接被那屏障削弱了百倍都不止,虽然依然有着一小部分渗透了那屏障传递下来,但却已经无法真正撼动那血月,更无法撼动这一片大地了。

    看到随着那屏障完成,这大地开始快速稳定下来,多手怪人自然是松了口气。

    觉得自己的改变已经是成功了。

    但,在这时候,淡淡的黑雾开始凭空出现在这一片大地之。

    这黑雾与血光纠缠在一起,却是让那血光发生了种种微妙的改变,似乎变得暗沉了下来。

    这种变化,最开始并没有引起那多手怪人的注意。毕竟,这大地本来便被血光所笼罩,本来便已经看起来无惨烈,无恶劣了。现如今再多淡淡的黑雾,却像是在一盆墨水之再滴入一些墨水一般。

    哪里是那么容易分辨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种黑雾变得越来越浓郁,甚至,最终还开始渐渐的产生了种种原本所没有的影响之后,哪怕是再不愿意承认,这多手怪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操纵那血月所改变的手段,并没有完全拦住那杀意利刃的手段!

    至于是什么样的影响会让这多手怪人不得不承认这一点,那也很简单。

    因为,在这大地之的外魔,却是出现了一些叛徒!

    有些外魔,居然如同变了个人一般,开始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疯狂的攻击自己原来的同伴,攻击那些原本与自己有着极好交情的亲友!

    在这整个大地之的所有外魔都是在自己掌控之下的情况下发生这样出乎自己预料的变化,这任何人都能够一看知道有着外力在影响他们。

    “该死!”在这时候,这多手怪人心头暗自发狠。

    瞬间,他心微动,大量的外魔开始极力的将那些已经发疯的外魔隔绝开去。

    若是原来,这多手怪人必然是将这些已经被外力影响的,背叛的外魔直接杀光。但很显然的,这时候面对着一旦失败自己便要跟着身死的形势,哪怕是他,也不能再如之前那般洒脱了。因此,却只能尽可能选择一个减少自己损失的选择,也即是,先将这些外魔隔绝开去,再努力的尝试将他们恢复过来。

    随着他开始采取这样的行动,他却是开始渐渐的庆幸起来。

    他所庆幸的,乃是自己没有直接一刀切的要将那些受到影响,背叛了的外魔杀光。

    以下重复内容为防盗设置,几分钟后将修改为正,请。

    时间过得越久,他便越是将这种手段忽略掉。

    因此才会在计算手段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对方可能施展这种手段。

    但,现在看来,或许当时对方确实是无法施展这种手段,但,显然的,隔了这么长时间,他显然已经恢复过来了……

    无数恐慌的情绪在这瞬间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方才那种茫然早已是不知到了何处,此时此刻,他将自己强烈的意志不断的传递到那血月之,极力的想要激发那血月的威能,将这种杀意利刃解决掉。

    那血月虽然看起来已经颇为自主,甚至能够自己构筑出这样一片大地出来。

    但,事实,它终究只是一点本源而已。

    哪怕是表现得再强势,再自主,终究也只是一点本源罢了,却不可能有着正常智慧生灵的智慧,不可能如同正常生灵一般去思考,也难以如同对待正常智慧生灵一般去与其交流。

    所以,在反应能力,这血月,显然还是不得正常智慧生灵,更不此时此刻在这里的这多手怪人的。

    因此,面对着这样的形势,面对着这时候在四面八方虎视眈眈的那些杀意利刃,这血月,却方才显得如此被动。

    当然,这显然也是这血月需要这多手怪人配合的原因所在。

    若不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弱点,这血月哪里需要一直待在这多手怪人的体内?!早早的已经是自主脱身出来,自主的开始入侵一个个世界了。

    毕竟,不管怎么看,这本源,相于这多手怪人来说,手段都要高明太多,强大太多了。

    虽然已经是脱离了多手怪人的身体,但这本源毕竟与这多手怪人有着无紧密的联系,甚至其组成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源自这多手怪人。因此,在这时候,这多手怪人却依然对这血月有着一定的操纵能力。

    虽然不多,但用在这时候,用来调整这血月改变迎敌方式,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在这多手怪人的调整之下,这血月开始微微震颤起来,强烈的血光汇聚在这大地之外,直接便形成了一层屏障。

    一层隔绝开一切,包括波动的屏障!

    这一层屏障出现之后,从那杀意利刃之传递下来的那些波动却是直接被那屏障削弱了百倍都不止,虽然依然有着一小部分渗透了那屏障传递下来,但却已经无法真正撼动那血月,更无法撼动这一片大地了。

    看到随着那屏障完成,这大地开始快速稳定下来,多手怪人自然是松了口气。

    觉得自己的改变已经是成功了。

    但,在这时候,淡淡的黑雾开始凭空出现在这一片大地之。

    这黑雾与血光纠缠在一起,却是让那血光发生了种种微妙的改变,似乎变得暗沉了下来。

    这种变化,最开始并没有引起那多手怪人的注意。毕竟,这大地本来便被血光所笼罩,本来便已经看起来无惨烈,无恶劣了。现如今再多淡淡的黑雾,却像是在一盆墨水之再滴入一些墨水一般。

    哪里是那么容易分辨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种黑雾变得越来越浓郁,甚至,最终还开始渐渐的产生了种种原本所没有的影响之后,哪怕是再不愿意承认,这多手怪人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操纵那血月所改变的手段,并没有完全拦住那杀意利刃的手段!

    至于是什么样的影响会让这多手怪人不得不承认这一点,那也很简单。

    因为,在这大地之的外魔,却是出现了一些叛徒!

    有些外魔,居然如同变了个人一般,开始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疯狂的攻击自己原来的同伴,攻击那些原本与自己有着极好交情的亲友!

    在这整个大地之的所有外魔都是在自己掌控之下的情况下发生这样出乎自己预料的变化,这任何人都能够一看知道有着外力在影响他们。

    “该死!”在这时候,这多手怪人心头暗自发狠。

    瞬间,他心微动,大量的外魔开始极力的将那些已经发疯的外魔隔绝开去。

    若是原来,这多手怪人必然是将这些已经被外力影响的,背叛的外魔直接杀光。但很显然的,这时候面对着一旦失败自己便要跟着身死的形势,哪怕是他,也不能再如之前那般洒脱了。因此,却只能尽可能选择一个减少自己损失的选择,也即是,先将这些外魔隔绝开去,再努力的尝试将他们恢复过来。

    随着他开始采取这样的行动,他却是开始渐渐的庆幸起来。

    他所庆幸的,乃是自己没有直接一刀切的要将那些受到影响,背叛了的外魔杀光。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