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造化之王信息页 > 造化之王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2417章 长幼尊卑与忠孝廉耻

    古铁旗悍然出手殴打古淳智,直接让在场古家子弟们当场懵圈。

    殴打的还是嫡次子、赤平侯古淳智,实在是,这场面变化太快,让他们反应不过来。

    一拳砸断古淳智鼻梁的古铁旗,并未停手,反而怒不可遏制扑上去,将古淳智按在地上,饱以老拳,拳拳见血。

    一边揍,一边怒骂。

    “我入你娘的,没有我们这些丘八贱民在人魔战场上戮力血战,焉有你醉生梦死之今日?”

    “我入娘你的,没有我们这些丘八贱民拼死拼活,焉有你今日欢歌莺舞?”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竟然连我那些战死兄弟的军功名册都不放过,还要冒名顶替?”

    “你它玛还是人吗?”

    一边骂,一边饱以老拳。

    揍的古淳智是惨叫连连,瞬息间就被揍成了猪头样。

    也直到此时,一众古家子弟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劝阻,包括大哥古广智也厉叱起来。

    “古铁旗,还不住手?敢殴打自家的兄长,你眼里还有没有长幼尊卑?”

    “我呸!”

    被惹出真火的古铁旗一口浓痰,就啐向了世子古广智,“还长幼尊卑?那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忠孝廉耻?”

    “一帮不要脸的玩意儿,竟然图谋我那去死去的兄弟们的军功勋册!”

    骂到气头上,古铁旗直接气的哇哇大叫。

    他实在没想到,他这帮兄弟竟然如此的寡廉鲜耻,竟然连为国捐躯的大周勇士的军功也想顶换。

    简直了.......

    那些兄弟们在战场上,为大周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身后的父母妻儿,只能以泪洗面。

    唯一还有希望的,就是他们家的好儿郎为大周立下的功勋带来的可以萌及后人的赏赐,以及那并不算丰厚的抚恤。

    这是失去儿子丈夫的孤儿寡母的一点点补偿。

    可这些人.......

    古铁旗胸中充斥着滔天的不平气,若有可能,他甚至想将眼前这些龌龊小人提剑斩杀,以泄心头之愤。

    可是,战场上历练回来的,不仅仅有勇气,更有冷静。

    怒不兴兵!

    这是大帅叶真经常教导他们的一句话!

    怒火之中,更需要冷静!

    所以,哪怕此刻怒火中烧,古铁旗恨不得当场提剑斩杀了古淳智这个败类,但是,古铁旗愤怒的外表下依旧很冷静。

    这些人,杀不得!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古淳智无论在名义还是血脉上,都是他的兄长。

    至少是他的父亲已经善意的接纳了他。

    他相信,他的父亲并不会报有这样的想法。

    所以,古铁旗此刻的出手,很有分寸。

    虽然拳拳到肉,揍的古淳智放声惨叫,但是,拳头只用了肉身的力量,并没有动用灵力,所以,古淳智其实都是皮外伤。

    可是,看着像是熊罴一样按着古淳智猛揍的古铁旗,劝又劝不下来的世子古广智急眼了。

    方才古淳智的话,其实就是他的话。

    所以此刻古铁旗怒骂古淳智,狂殴古淳智,就像是在骂他揍他一样,也令古广智火冒三丈。

    要不是父亲的命令,就算古铁旗立下一些军功,他怎么会迂尊降贵的宴请古铁旗?

    一念及此,又见怎么都劝不住古铁旗,古广智不由得恶向胆边生。

    目光一动,就示意几个庶支子弟动手,下黑手。

    正在以老拳殴打古淳智的古铁旗,忽然间感到背后一寒,杀气涌来。

    这些年战场上在无数生死间养成的本能,让古铁旗感应到了危险,腰肢急速而诡异的扭动了几下。

    但是,这本能般的反应,却只让古铁旗避开了三支从背后刺来的长剑。

    一支长剑,疾刺入古铁旗的背部,入肉三寸,古铁旗的肌肉一紧,这长剑就再也无法寸进。

    而另一柄长剑,却狠厉无比的从古铁旗的腰际斩过,直接在古铁旗的腰际长出了一道深两寸、长达一尺余的皮肉翻卷的伤口,立时血流如注。

    剧创之下,古铁旗没有半声呼痛,反而猛地转身回头,有若猛兽一般。

    在人魔战场上堆积下来的杀气、煞气毫无保留的从目光中散发开来。

    那骇人的目光,直接将身后五名冲他动手的庶支子弟吓的手软脚软,其中一人,惊恐之下,手中的宝剑当场掉落。

    要是正常情况下,这个冲突,也就告一段落了。

    可是,古铁旗是一位刚刚从魔族腹地退下来的悍将,吃饭睡觉时都抓着刀剑武器,警觉无比。

    就连大小便溺,也是抓着武器,时刻准备着应对可能来临的魔族的零散攻击。

    几乎是本能一般的,古铁旗神念一动,叶真特意为他们这些巡天神将炼制的毫无光芒可言几乎像是虚无一样的淡灰色的虚空刃出现在手上。

    闪电般的一挥,五道虚空斩就向着面前的五个偷袭他的庶支子弟斩去。

    镇海军铁律,在发现任何敌人的第一时间,以攻击其要害将其斩杀为解除危险为第一要务。

    但是虚空斩斩出来的那一刹那,眼前五个庶支子弟那惊恐万分的眼神,和熟悉的大周人族的模样,让古铁旗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急切间,古铁旗这些年苦修为强大神念横扫而出,硬生生的将五记斩向那五个庶支子弟颈部的虚空刃,转换了一下方向。

    下一刹那,噗噗噗的骨肉断绝声不绝于耳。

    五名庶支子弟,两人被斩去了右臂,另外三人,却是连带着大半个肩膀连同胳膊被虚空刃悄无声音斩去。

    鲜血喷涌的声音与惨叫声,瞬息间就响成了一片。

    看着眼前血淋淋的一幕,喷洒的血光以及杀神一样仿若鬼神一样的古铁旗,古广智与古淳智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古铁旗周身杀气奔涌,界王境九重的修为气息彻底散发开来,冷冷的盯着大厅内的众多古家子弟,一时间,竟然无人敢接近古铁旗周身百米之内。

    更无人敢来救治那五个鲜血喷涌惨叫不已的庶支子弟。

    心寒!

    古铁旗的心头,涌起了一种莫名的心寒。

    这就是他的亲兄弟吗?

    这些在他背后捅刀子的人,还是他的姑表兄弟,堂兄弟吗?

    他只是用普通斗殴的方式,殴打古淳智,很有分寸!

    可这些人,竟然从背后下黑后,几欲置他于死地!

    这就是有血脉的兄弟吗?

    突然间,古铁旗咧嘴露出了一个笑容,惨然无比。

    这一刹那,古铁旗无比的想回到那个满是血腥味与汗臭味的军营。

    那里的环境,比精美华丽的侯府差上几百上千倍。

    却要比这里温暖无数倍,安全无数倍。

    .......

    嫡次子古淳智宴请庶子古铁旗发生的血战,很快就惊动了新宁州公古晏。

    古晏震怒之余,赶来的第一时间,就是让人封锁了赤平侯府,兄弟阋于墙动刀兵的丑事传扬出去。

    然后,古晏就要处理此事了。

    然而世子古广智与古淳智,却先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言古铁旗无视血脉,无视尊卑,残杀手足。

    不过,新宁州公当朝二等州公,自然不会认为这就是事实。

    随后,古铁旗一字未加,一字未减的将宴会间的冲突,完完本本的叙述完。

    说完,跪在那里古铁旗以头触地,“父亲大人,铁旗并无意伤人!只是几位兄弟竟然图谋战死袍泽之军功,并辱甚重,实在是寡廉鲜耻!

    铁旗这才动手,揍了八哥!

    而那几位庶支兄弟,竟然从铁旗背后偷袭,铁旗本能之下反击!也就是铁旗临时反应过来,此处并不是战场。

    要不然,这五位,此刻已然人头落地!”

    古铁旗的话,让那残肢之后做为证人的五位庶支子弟,各个冷汗淋漓,后怕不已。

    满堂等候新宁州侯古晏处置的古家子弟们,亦冷汗淋漓。

    看着以头触地的古铁旗,新宁州公古晏却是沉默不语。

    其实古铁旗所说的话,他非常的理解。

    他也上过战场。

    知道一位从战场上刚刚归来的将军,若是被人从被后偷袭,那后果有多么恐怖!

    古铁旗能忍住不杀人,已然是难能可贵了。

    可是今天这局面......

    两位嫡子的算计,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古铁旗的反应了,他也明白。

    可是处置这事,却是极难!

    理在古铁旗这边,要是按理处治,那世子古广智的威信将遭到致命打击,日后怕是会被古铁旗横压一头,以后如何继承执掌硕大的家业?

    “父亲大人,铁旗身为古家子弟,不知尊卑,而且致残手足,若不严惩,日后古家子弟人人效仿,古家必遭其祸!”世子古广智冷声道。

    被揍成了猪头的古淳智,则不嫌事大的阴声挑拨,“父亲大人,九弟立下些许军功,便如此跋扈嚣张,若不给些教训,日后恐怕不仅会殴打我和大哥,更会祸及家中长辈!”

    “他敢!”

    被挑起了火头的新宁州公古晏,声音陡地拔高起来。

    阶下,跪在地上的古铁旗再次以头触地,悲声道,“父亲大人,铁旗所言,绝无半句虚言!

    是八哥侮辱我那些战死的同僚袍泽在前,铁旗动手在后。是这五人从背后偷袭铁旗在前,铁旗本能反击在后!

    还请父亲大人明鉴!”说着,古铁旗再次以头触地,额头碧血在暗金色的地砖上蔓延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