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神品透视信息页 > 神品透视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无泪

    打电话来的人是韩献,也难怪他这么‘激’动,即便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他很明显涕泪四流了。。

    因为他祖上三代为了沧海遗迹奉献了终身,现在终于看到沧海遗迹开启,他顿时老怀欣慰,觉得此时就死也无妨。

    楚天点头,眼望南方大海,即便如此数万里空间,楚天依旧能感受到那里有一缕惊心动魄的气息传出。

    电话那头的韩献有些慨然,他好似早有感知般近一个月来夜不能寐,时时刻刻都守在临海的天上人间,果然天不负他,等待了一年多的沧海遗迹,终于出世!

    “楚天,我就不去了,沧海遗迹是我韩家三代的心愿,看到他开启就足以了,进去的话,我没那个实力,也不逞那个强了。”韩献说道。

    楚天沉默,当初他年少轻狂许下韩献可以跟他一起进去的诺言,但此时看来显然不可能,因为现在的他已经知晓遗迹那一头的可怕,怕即便是此时的他,都很难保全自身,更何况去保护别人了!

    很明显韩献也是知道这点,所以并没有以当初承诺要挟他。

    楚天也没有跟他多推辞,只是道:“送你一个后辈到公寓,无论天资高下,他为我靠山宗第三代大弟子。”

    韩献‘激’动,刚刚还痛哭流涕此时却面‘色’通红,因为能得到楚天这一个承诺,比沧海遗迹开启都重要一万倍!

    毕竟沧海遗迹只是前人心愿,可他后人能成为为楚天弟子,那可是他韩家上下十八代的荣幸!

    随后贾老又打来电话,以他的实力显然不可能这么快感知到南方大海发生的事,应该是秦未生借他之口想要告诉楚天一些事情。

    秦未生猜测,沧海遗迹虽已现世,但准确开启之日,应在半月之后。

    跟山猛告别时这个狼一般的男人哈哈大笑,似是沉寂十年的狼血重新沸腾了一般,有靠山老祖压制的十年他每天吹嘘打屁。此刻靠山老祖一走,又遇沧海遗迹出世,他终于可以再开杀戒了。

    楚天无语,很是郑重的告诉他:“你需要一个‘女’人来抚慰你拿狂躁的心灵。”

    山猛冷笑:“向你那样?能爱都不敢爱了?”

    楚天一阵黯然。

    随后的半个月内楚天待在公寓中陪伴众‘女’,众‘女’也好似知晓了什么一般放下了天一阁的事物,专心陪楚天。

    倒也不仅限于公寓,这个世界那么多灿烂美景,繁华人生,他冒似还没带众‘女’领略过。

    这半个月来他带着她们朝游泰山看朝霞,夕宿南海观日落,倏忽间登临北极滑雪,不经意又至南极洲看企鹅。

    不仅限于凡俗界,修炼界也是如此,十大宗‘门’对他大开方便之‘门’,四大家族为其引路,不敢挡楚天分毫。

    雪天宫十万大雪自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还,雄浑壮阔;缥缈峰七十二座剑锋高立云海之上,有若才‘露’尖尖角的竹笋,端的是可爱娇俏;一剑宗主峰剑意悠扬,时而成剑时而化刀,时而又成三千六百道乐器,演奏一曲高山流水;赵家天‘门’山据传自上古之后赵家老祖成仙,但却因留恋人间人人间事,所以过天‘门’而不入,在此与妻儿再享十年天伦之乐,时隔数千载仙蕴人味依旧尚存。

    “岳父对沧海遗迹如何看待?”赵家后‘花’园,楚天与赵长陵并肩而立,随意闲谈。

    赵长陵是天纵之骄,虽是后起之秀年不过五十一,但在至尊榜上却已高至十三,即便是如今的楚天都看不透深浅。在对抗妖兽的最后一战中那次出手,更是恐怖绝伦,比之大多数十宗宗主都更为强横。

    “百年前由于你师之事,沧海遗迹开启没被修炼界重视,反倒被野修抢先,后来十宗四家反应过来之时却已然关闭,所以我们掌握的消息大多只是二手,少有真切了解的。”

    “但唯有一点确定,那就是沧海遗迹中并不是一个遗迹,里头也有着生物存在,更有着人类存活!”

    “且沧海之地是上古最后的战场,无论是我人间界诸雄还是仙界诸雄,都在那里加持了最恐怖的封印,所以即便是绝天地通的伟大神通都无法影响那里,对我们来说是绝望的‘不入仙’三字,对他们而言却并不是那么深刻。”

    赵长陵身为赵家家主,对这些秘闻自然知之甚深,此刻有意提点楚天,自然娓娓道来没有隐瞒。

    楚天点头,他眼中‘精’光一闪,偏头看向赵长陵道:“敢问岳父实力,究竟几许?”

    赵长陵看他一眼,淡淡道:“待你们进入沧海遗迹后,我将下战帖于天魔宗少祖。”

    楚天震‘荡’,天魔宗少祖,魔天仅存在世的唯一儿子,至尊榜上排行第十的存在!

    他这岳父,沉寂了这么多年后,终于也要开始展‘露’锋芒了么?

    远处一株桃‘花’树下,一位红裙‘妇’人在嫣然轻笑的等他。

    赵长陵止步,楚天缓缓走过去,摘取一枝桃‘花’‘插’入那‘妇’人耳鬓,抚‘摸’着她略有饱满的腹部,温柔道:“两月之内,我必回来,为我们的儿子取名。”

    赵菲菲靠在楚天肩膀,轻轻道:“我们,等你。”

    “哈哈,岳老哥,你也来了啊?”

    “吴贤弟,咋滴,新婚蜜月还没过,就急着来挣‘奶’粉钱了?该不会是被弟妹嫌弃了吧?”

    “沧海遗迹,百年前我十宗因事耽搁,百年后必将属于我十宗,尔等野修退避!”

    “呵呵,沧海遗迹啊,百年前老夫实力不够差点死了,如今百年后,老夫已至抱丹,谁能阻我?”

    ……

    临海外滩,无数强者云集,既有吹嘘打屁唠家常的,也有壮志凌云‘欲’冲上九重天的,还有怀抱旧仇卷土重来的。

    但无论他们在谈论的是什么,这次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沧海遗迹,人间界最大的机缘,上古遗留的最大宝藏,甚至更有传说,里面蕴含着成仙的契机!

    楚天此刻也来到此处,看着远处浮在深海半空中的那座半隐半现的神秘之地,他眸中一片平静。

    但虽然沧海遗迹出世造成了巨大动‘荡’,可于普通人凡俗人却是没太大关系的,依旧该上班上班,该吃饭吃饭,该做羞羞事做羞羞事,浑然没察觉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机缘,席卷了整个世界。

    因为家国修士早在前年沧海遗迹刚现世的时候就布下了巨大阵法,只有修炼者能感知到沧海遗迹的出世,‘肉’眼凡胎则被‘蒙’蔽了。

    且还因为丘天歌的无上威压,所以哪怕整个华夏的修士近乎有三成云集在这一个小小的临海外滩,但都不敢有丝毫放肆,只敢绽放威严去吓其他的修炼者,至于去威‘逼’普通凡人……

    “啊——”

    远处一声惨叫传来,一个天‘阴’宗的抱丹长老长久未出世,还抱着唯我独尊的念头,断了一个普通人的‘腿’,然后他就死了。

    而至始至终,天‘阴’宗不敢吭半声!

    众修者看去,顿时老实了,刚刚放豪言的人不敢再放豪言,叫嚣要报仇的人紧闭嘴巴,就连唠家常的人都小声的许多,在这古往今来第一等大机缘面前,显然古往今来第一人的威严,更大一点儿。

    楚天也看了一眼,发现是丘名山在带队,十大抱丹后期老者执法。

    那十人没入至尊榜,但论实力却比之至尊榜后五十之人都只强不弱,显然是家国修士的隐藏力量。

    忽然楚天又朝一地看去,那是外滩一凉亭,此时外滩已经人挤人,甚至空中的位置都一票难求,但她那里,却颇为冷清,方圆十丈之内无一人存在。

    亭内,一白纱覆面的白裙白如雪的‘女’子,淡淡打坐。

    楚天颇有沉默,心思流转朝那里走去。

    尚隔老远那白裙白纱白如雪的‘女’子就睁开了眼眸,看着从远处走来的楚天眸中一片冰冷,方圆百丈之内的空气的冰冷了许多,让许多修者不满的朝这边看了一眼,但看清两者之后却吓了一跳,只嘚‘摸’‘摸’鼻子走人。

    得,两个老子都惹不起,只嘚躲起。

    亭外楚天年轻一辈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至尊榜上排行三十四,可不是泛泛之辈。

    至于亭内,则是仙界上使,羽菲轩!

    “师兄有事吗?”羽菲轩问道,轻轻冷冷,不带一丝情感,恍如是在对着一条狗或是一只猫说话一般。

    楚天点头:“的确有点事。”

    他说道:“仙子应该不久之后就会回归仙界了,所以我想请仙子帮一个忙。想必仙子也知道,上次万鲤过仙‘门’,有些我在意的人,现在生死不知,所以若是可以的话,还请仙子回去之后照拂一二。”

    羽菲轩眸子刹那冷厉,千丈方圆都有冷光浮现了,千丈之内的修者恼怒,可却敢怒不敢言,只嘚又是退避。

    她看着楚天,“呵”的冷笑道:“睡了我还不够,还敢让我办事,莫非你真以为我是泥捏的不成?”

    楚天沉默,羽菲轩这句话声音极大,似是根本不在乎会不会毁去她的清誉一般,看来他真的……伤她太深。

    不过他早已施展力量场域,所以他们的谈话倒是没有传出去。

    “仙子,你心态有些‘乱’了。”楚天无喜无悲道:“我可以支付报酬。”

    “你觉得我会要?”羽菲轩讥讽。

    楚天淡漠,抬头看她,一点都不心虚,道:“当然,因为你是天雨宫的仙子,心境无比的强大,或许以往的我们有些恩怨,但如今都已经两消了不是吗?”

    “现在我们只是陌生人,我来与你谈‘交’易,所以我们谈的只是‘交’易,而非情怨,所以仙子,一定会答应的。”

    羽菲轩沉默,本已强行愈合的心,那道伤疤又被揭开,鲜血滴满了她整个心房。

    她闭上眼眸不让这个男人看到她眸子中的哀痛,‘挺’直脊梁道:“是啊,陌生人,那好,说说你的条件。”

    “十个人,一千龙晶。”楚天沉默道。

    羽菲轩刹那睁眼,哈哈大笑,状若癫狂:“十个人,一千龙晶,原来我竟是如此廉价啊?”

    楚天眉头一皱,有些不喜了,道:“那你想要多少?”

    “一个人一千,我要一万!”羽菲轩紧盯着楚天的双眸,原来她从不知道,一个男人冷血,竟可以至于斯!

    楚天沉重的呼出一口气,似是有些不喜了,但却只能点头道:“好,一万就一万,那十个人你自己挑选,你应该知道我在乎的是哪些人,我相信你的道心不会让你违约的,既然收了钱,那就请麻烦做点事。”

    他挥出一个储物戒指。

    羽菲轩接过,紧紧捏着,但却好似抓住了一根刺般,痛彻心扉!

    是啊,她知道他在呼的是哪些人,只是可惜,没有她而已……

    “既然你刚刚都提到了我睡了你,那不知你可还有兴趣,再让我睡上那么一次?”楚天上下打量羽菲轩,眼神忽然玩味了,邪邪笑道。

    “等进了沧海遗迹后,我去找你,还是一万龙晶哦。”

    羽菲轩脸‘色’苍白,本已无泪的她眼角竟赫然再度流了下两滴晶莹的泪水,她死死的盯着楚天,想要看看那个男人是否真的那么绝情。

    她嘶哑大吼道:“一万怎够,我要十万!”

    楚天大笑,又抛出一枚储物戒指,转身远去,好似连多看她一秒都是碍眼,大声道:“不见不散。”

    羽菲轩接住,海风拂来吹干她的泪水,她觉得自己从此以后,可能真的无泪了。

    不久后天行孙等其他仙界之人走来,但本已只剩下十三人的他们这次的气势却是浩浩‘荡’‘荡’,因为他们的身后竟赫然跟了近万人,全部都是他们的崇拜者,其中不乏抱丹境甚至抱丹后期的存在,五岳宗莫山还和莫千秋赫然在其中,位于马行军之后。

    “哈哈,沧海遗迹,人间界第一等盛事,没想到让我等赶上了,这还真是有缘啊……还请人间界师兄让出一块地方,让我等歇息一二。”天行孙大笑,此时的他‘春’风得意,收服了这么多势力让他很是傲娇,觉得人间界也不过如此,能用元石解决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事儿呢。

    且……他看似无意的扫视,可实则却是紧盯着众人间界修者的身后,沧海之上的那一处被无数云雾包裹着的缥缈之地,眼中闪过一缕快意与狰狞。

    终于让他等到这天了,你们再张狂吧张狂吧,待我仙界大军登临此界之日,便是尔等绝望之时!

    此时远处九剑宗的方向,剑一从剑柄中取出长剑,一剑划落,犹若斩出了生死一般,他在虚空中斩出了一条不散的剑光。

    他闭上眼眸淡淡道:“仙界诸君,止于此剑,再入者……”

    他猛然睁眼,大喝一声:“斩!”

    Ps:这章四千字,但绝对没有水哦,已经浓缩的很‘精’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