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护花高手在都市信息页 > 护花高手在都市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跳个脱衣舞

        第二百六十五章跳个脱衣舞

        那俩年轻警察本来就打算听话的,丁松这么一说,他们就自然更听话了,而围观的村民看到沐晗手上居然有枪,也都被吓着了,一些胆小的已经打算离开,而这个时候,几乎每个人都相信沐晗就是贩毒的了,那电视里不经常看到,那些毒贩都有枪的吗?

        夏天拿着那袋白色粉末用鼻子闻了闻,然后自言自语:“还真是毒品啊,我以为是面粉呢!”

        “说,是不是你故意栽赃给我?”沐晗依然用枪指着丁松的脑袋,冷声怒喝道。

        “不,不是……”丁松自然怎么也不会承认,“我,我只是接到举报,我是依法办案……”

        “放屁!”沐晗甚是气愤,“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你,你就是杀了我,我也得实话实说,我没栽赃!”丁松此刻倒是豁出去了,他自然是不能承认的,他就赌一把,赌这个女人不会真开枪,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这个漂亮女人不是真的毒贩,应该不会真的背上人命。

        “那个,小姐,有话好商量,你先放了我们队长。”一个年轻警察试着跟沐晗谈判,“或许真有什么误会,而且你也可能只是持有毒品,那只是小事,你要是开了枪,那事情可就大了。”

        “你给我闭嘴!”听到那年轻警察唧唧歪歪的,沐晗有点不耐烦,“我比你清楚这些东西,不用你来教我!”

        转头看着夏天,沐晗轻声问道:“老公,怎么办?”

        其实沐晗并不怕,毕竟她现在都是龙组的通缉犯了,杀几个人也不会让她的处境变得比以前更严重,只不过,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当然,她也不想真被当作毒贩。

        “别担心,我知道毒品是谁的。”夏天却是胸有成竹,他突然伸手,在丁松肩膀上拍了拍,“喂,白痴,你还是承认毒品是你的吧,不然的话,等会你就算承认,我也不给你毒品了。”

        “你无凭无据,别胡说八道,我是警察,怎么可能有毒品?”丁松咬定不松口。

        夏天收回手,但就在这一刹那间,他用旁人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飞快用银针在丁松身上扎了几下,而被枪指着的丁松正处于紧张之中,尽管针扎起来有很轻微的疼痛,可丁松却一点也没感觉到。

        “哎,白痴,等会你可别求我啊!”夏天嘻嘻一笑,然后看着沐晗,“老婆,我们打个赌好不好?”

        “赌什么?”沐晗有点哭笑不得,都这时候了,他还有这个雅兴?

        “我赌这个白痴马上会跪着求我,你信不信?”夏天笑嘻嘻的问道。

        “他为什么会求你呢?”沐晗还真有点不信,丁松真要跪着求饶,也该是求她才对啊,毕竟现在是她用枪指着丁松的脑袋呢。

        “现在不能告诉你,你得先说跟不跟我赌。”夏天依然笑嘻嘻的。

        “好啊,我跟你赌。”沐晗实在有点好奇,“我不信他会求你,我觉得再过一会,他会求我放了他。”

        “那好,你要是输了,得穿泳装给我跳个舞。”夏天笑嘻嘻的看着沐晗。

        沐晗脸色微红,这家伙还记得泳装呢,昨晚她都穿给他看过了。

        “我不会跳舞。”沐晗娇嗔道,当然,这是撒谎,身为一个特工,她又怎么可能不会跳舞呢?

        “我要你跳的舞你肯定会的,每个人都会。”夏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沐晗开始觉得夏天不怀好意,忍不住问道:“你要我跳什么舞?”

        “当然是脱衣舞了。”夏天嘻嘻一笑。

        沐晗不由得脸一热,这家伙果然没安好心,居然要她穿泳装跳脱衣舞,恐怕跳不到一会,就得跳到他床上去了。

        “要是你输了呢?”沐晗有点羞恼的反问道。

        “那我也给你跳脱衣舞啊!”夏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沐晗无语了,她可不想看他跳脱衣舞,谁知道他会不会跳完脱衣舞就来脱她衣服呢。

        见她不说话,夏天不禁催促起来:“老婆,赌不赌啊?”

        “你想这么赌,那就赌吧。”沐晗随口说道,反正在她看来,这家伙这几天就一直在想把她哄上床,不管她赌不赌,他总会想办法的。

        不过,沐晗还是有点怀疑,丁松真的会跪着求夏天吗?

        “老婆,你就等着跳脱衣舞吧!”夏天顿时开心了。

        沐晗正想说什么,突然发现丁松的情况有点不对劲起来,被她用枪指着,他居然还哈欠连连,像是几百年没睡过觉一样。

        刚开始还只是过一会打个哈欠,只是不到一会儿,丁松的情况便有点严重起来,不停的打哈欠不说,眼泪鼻涕也都出来了,除此之外,他的身体也居然开始发抖。

        “丁队,你没事吧?”一个年轻警察忍不住问道,这时候,别说是他,就算是围观的村民,也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了。

        “没,没事……我,我只是……有点不舒服……”丁松的身体抖得越来越厉害,眼泪鼻涕也流得更厉害了,他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但很显然,他已经有点忍不下去了。

        “你们对队长做了什么?”另一个年轻警察有点气愤的看着沐晗跟夏天,只是他也只能言语上表示一下愤怒,沐晗的枪还指着丁松的脑袋呢,他们可不敢乱来。

        “你看到我对他做过什么吗?”沐晗冷笑一声。

        “他不会是生病了吧?”

        “有点像,难道是羊癫疯?”

        “不太像吧,羊癫疯好像不是这样的。”

        “那位小姐,这位警官似乎病了,你还是赶紧让人送他去医院吧。”

        “是啊,送医院吧,不然出人命就不好了。”

        围观的村民也议论纷纷,几个心地好胆子也比较大的,更是劝沐晗放了丁松,好让丁松去医院。

        沐晗盯着丁松,微微蹙眉,半晌后,她突然问道:“丁松,你是毒瘾犯了吧?”

        虽然沐晗不是夏天这种神医,可她好歹也是见多识广,她越看越觉得丁松是毒瘾发作的症状,当然,这么快想到是毒瘾,也跟她刚被用毒品栽赃有关。

        “老婆,你真聪明,这白痴就是毒瘾犯了。”夏天笑嘻嘻的接上话,然后拿起之前那包毒品,在丁松面前晃了晃,“哎,白痴,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要这包毒品啊?”

        丁松眼里突然冒出强烈的渴求,可此刻他脑子还有那么一丝清醒,所以还在努力忍耐着没动,只是,任谁都能看到出来,他的眼睛一直就盯着夏天那包毒品,眨也不眨的。

        “好像真是毒瘾发作呢!”

        “是啊,电视里那些毒瘾发作的人,好像也是这个样子。”

        “警察也吸毒啊?这世道也太乱了吧!”

        “我就说县里吸毒的怎么没人管呢,原来吸毒的就是警察啊!”

        听到村民们的议论,其中一个年轻警察突然怒叱起来:“你们别在这胡说八道?丁队长只是犯病了,谁告诉他毒瘾犯了呢?”

        这警察话刚说完,丁松突然一声大叫:“给我,快给我……”

        本来被枪指着一动也不敢动的丁松,此刻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不管不顾沐晗手中的枪,就朝夏天扑了过去,双手正对准那包毒品,想要抢过去。

        夏天轻飘飘的躲了过去,不屑的问道:“白痴,我为什么要给你呢?”

        “给我,那是我的,是我的,快他妈给我!”丁松蓦然大声吼了出来,继续朝夏天扑了过去。

        夏天一抬脚,踹中丁松的小腹:“这是我老婆车上找到的,自然就是我老婆的!”

        “呃!”丁松惨叫一声倒地,然后一边爬起一边有点疯狂的大喊起来:“放屁,那是老子放进去的,快他妈给我!”

        听到这话,四周一片哗然,敢情还真是这位刑警队长把毒品放到人家车上的啊,这不是栽赃吗?

        “过分,实在太过分了!”

        “警察怎么这样啊?太不像话了!”

        “现在警察怎么这黑啊!”

        ……

        那俩年轻警察也傻眼了,他们队长还真是毒瘾犯了,什么都说出来了啊!

        “丁松,你现在总算承认栽赃给我了吧?”沐晗冷哼一声。

        可丁松却压根没那精神去理会沐晗,他一边不停的擦着眼泪鼻涕,一边狠狠的盯着夏天:“快把白粉给老子,快!”

        “想要我给你啊?跪下求我呗!”夏天嘻嘻一笑,他现在挺高兴,眼看沐晗就要穿着性感比基尼在他面前跳脱衣舞了。

        “操,快给我,不然老子干掉你!”丁松神情已经有点恍惚,说着便去摸枪,然而,这一摸却摸了个空,夏天的动作比他更快,已经先一步把枪给摸了过来。

        “白痴,就你这样还想干掉我呢!”夏天不屑的看着丁松,“要不是想让我老婆给我跳个舞,我还懒得要你求我呢!”

        把枪随手扔到远处,夏天不紧不慢的撕开装着白粉的袋子,然后一闪身来到水井旁边,朝丁松嚷道:“喂,白痴,给你最后个机会,你快求我,不然的话,我就把这袋白粉倒进井里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