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吞天龙神信息页 > 吞天龙神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734章 名动大夏国

    “那就这么说定。我现在去跟杨广交待交待,便即离开。爷爷,陈双姐姐,你们多保重,帮我照顾好冰冰。”

    罗晨说着话的时候,都不敢去看陈双姐姐,因为他很清楚,他的离去,必定又会让陈双姐姐为他牵肠挂肚,更不想看到她的眼神,这只会让他更痛心,更不舍离去。

    话音落地,罗晨就跟凌冰洁分开,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

    “呜呜呜……哥哥……呜呜呜……”凌冰洁看着罗晨离去的背影,又伤心的哭泣起来,让他的心中更酸。

    陈双走到凌冰洁的身旁,轻轻地将哭泣的她揽入怀中,失神地望着罗晨离去的背影,她现在都不由得羡慕起凌冰洁,至少她能毫不顾忌的表达发泄情绪……

    罗晨来到杨广的住地,他正在盘膝修炼,当他跨进他修炼之地,他就睁开了双眼:“罗晨,这么早找我有事吗?”他很是疑惑地问道。

    “杨大哥,我要离开了,你与你的麾下,安心的呆在欧冶山庄修炼吧!我会跟四海拍卖行接头,变卖所有的东西,然后让他们送来足够的钱财,供你们鹰甲军及家小的开销。”罗晨微笑着说道。

    杨广没有想到罗晨这么快就要走,有些难以置信:“罗晨,你就这么离去了吗?你劫持鹰甲军,让我们全归降于你,君王必派大军前来镇压,我可不想跟曾经的战友决战啊!”

    罗晨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杨大哥,你放心,欧冶山庄底蕴十足,不需你动手,我们欧冶山庄就能应付。而且,我此次出去,就是想要以身诱敌,我会直接杀进皇宫,震慑那无道昏君,他应该不会再派大军前来滋扰欧冶山庄。”

    这话落地,杨广虎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罗晨,你疯了吗?居然想要只身杀进皇宫,这不是去送死吗?你知道皇宫,意味着什么吗?”杨广满脸焦急地问道。

    罗晨摇头,一脸茫然地说道:“不知道。”

    杨广差点没有吐血:“你是不是白痴啊?不知道就去独闯皇宫,你就是有一万条命,估计都不够杀。皇宫乃举国重地,不仅法阵密布,还暗藏杀阵,皇宫侍卫个个强大,各种机甲卫士,以一敌千,而且君王自己就是强者,镇国神兵在手,还能皇气加身,综合实力绝不亚于先天强者,你若前往皇宫,必是飞蛾扑火。”

    虽然被杨广骂成白痴,罗晨却是一点也不恼,因为这家伙很直率,说话不拐弯抹角,这样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这样的兄弟才是最好的兄弟。

    “越是霸道的外在力量,越会伤害自身,那无道昏君不一定会用。如今欧冶山庄最大的威胁,就是那无道昏君,而且欧冶山庄还在大力建设,有太多的普通工匠,虽然欧冶山庄有杀阵守护,不惧无道昏君派来的军队,却也难保那些普通人不受到伤害。所以,独闯皇宫,势在必行。”罗晨微笑着说道。

    杨广有些愕然,他没有想到,这个似乎比无道君王还有无道的家伙,居然会为那些普通的工匠着想,他在这个瞬间,终于明白了罗晨的话,有的时候,表面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相,确实应该用心去感受这个世界的一切:“罗晨,你很不凡,可终究没有成长起来,又何必要去冒这样的险呢?如果就此殒落,实在可惜啊!”

    “你认为我傻吗?”罗晨笑问道。

    杨广微愕,立马就连不迭摇头:“你当然不傻。”

    “既然我不傻,那你认为我会蠢到要去送死?”

    “这个……”

    杨广虽然很直,却一点也不笨,罗晨能用言语,改变他的原则,说动所有魔甲军军士,这已经足以说明他很聪明,而且他凶名远播,所做的桩桩件件的事情都很逆天,他自己却是无损,这同样在说明他很聪明,身体暗藏难以想像的底蕴。

    这家伙想要独闯皇宫,震慑君王,必有所恃:“好了,我说不过你。既然你一心要独闯皇宫,震慑君王,那就去吧!他日平安归来,我请你去逛窑子。”

    逛窑子?

    罗晨即难以置信,又很害臊,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杨广身为铁甲军主将,英武不凡,让众兵士唯他命是从,罗晨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请他去狂窑子,这让他对他的印象,立马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杨大哥,你……还好这口?”罗晨难以置信地问道。

    杨广没好气地瞪了罗晨一眼:“爹爹也是军中大将,我从小就跟在他身边,在军中长大,至今未婚,又讨厌欺凌民女,不好这一口,难道老用手解决?”

    罗晨心脏快要受不了啦,这家伙不仅在其他的方面直接得让人有些受不了,居然连这话都能毫不脸红地说出来,这可是他这个一向都无耻的家伙也说不出口的话。

    “你这怂样跟我当年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还是雏儿,没碰过女人。罗晨,你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对我来说,桩桩件件都是惊天地泣鬼神,随时都有可能没命,如果临死都没有成为真正的男人,那你就白做一世男人了。走,哥现在就带你去当真正的男人,然后你再去恣意胡为吧!这样的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多做几次就放开胆了,保证你会跟我一样。”

    开什么玩笑,罗晨如果对窑子里的女人感兴趣,当初面对尹佳悦那种极品女人的诱惑,就不会排斥了。

    更何况,如果真跟杨广一起去逛窑子,肯定就在静绍城,他现在可是家喻户晓的名人,要是这事传到陈双姐姐耳中,那他还有脸见她吗?

    “杨大哥,情况紧急,我必须马上行动,要去你自己去,我先走了。”罗晨急急地说完,不等杨广说话,飞身而起,以最快的速度逃命般离去。

    杨广直发懵,罗晨胆大包天,死都不怕,居然怕逛窑子,这也太让人无语了吧?

    烈日中空,热气蒸腾,浩瀚天地,已成蒸笼。

    “爷爷……爷爷……爷爷……”

    繁华的街道,传来悲恸欲绝的哭喊,街道的一处,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一道人影,径直飞落人群中,他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其貌不扬,却很耐看。

    他,就是名动大夏国的罗晨。

    场中的场面很血腥,一名老者被斩去四肢,殷红的血染红了大地,无肢残躯静静地躺着,嘴里溢血,已经没有了生机,一名穿着补丁衣服的女孩,正扑在他的残躯上悲恸哭泣,看不清她的模样,也不知道她的年纪。

    在周围还站着五名男子,以一名华服青年为首,他身后四名男子手中的剑,还有殷红的血在滴落。

    华服青年手里摇着折扇,满脸堆笑地看着那扑倒在老者身上的女孩,根本就无视飞落在女孩身旁的罗晨。

    “给脸不要脸,老子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可以让你飞上枝头变凤凰,吃香的喝辣的,老东西竟敢骂老子,整个寿漳城,老子向来横行,这不是找死吗?小美女,乖乖的跟老子走吧!要不然的话,将你爷爷碎尸,拿去喂狗。”华服少年微笑着说道。

    “下此毒手,是不是很爽啊?”罗晨同样微笑着问道。

    华服青年微愕,原本还笑意盈盈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冷然问道:“怎么,你想管闲事?”

    “你这么有逼格,一看就知道是有身份的人,我又不傻,怎么会乱管闲事呢?只是比较好奇,断人四肢,还要碎尸喂狗,是不是真的很爽?”罗晨嘻皮笑脸地问道。

    有逼格?

    这几个字虽然不怎么好听,可是在这里的意思就是拽,还是让华服少年很受用的:“这个还用说吗?不爽老子也不会做是不?”

    “真的吗?”

    “当然。”华服男子说完,越发感觉到奇怪:“你小子什么意思啊?”

    “我能有什么意思?断人四肢,我倒是玩过,就是没有玩过碎尸喂狗,所以才想要问问,如果真的很爽,以后也可以考虑这么玩玩儿。”罗晨笑呵呵地说道。

    “哈哈哈……”华服男子纵声长笑:“原来是同道中人啊!老子有一万种方法杀人,这只是小菜一碟,要是你想学,你就跟着老子,慢慢的学,保证让你大开眼界。”

    “这么说来,你经常杀人?”

    “跟玩儿似的。”华服男子得意地说道。

    “哦?杀的都是普通人吗?”罗晨饶有兴趣地问道。

    华服男子微愕,愣了愣:“当然不是,修炼者也有。”

    “归根结底,就是杀一些比你弱的人吧?”罗晨继续笑问道。

    这话落地,华服男子色变:“你特么的什么意思啊?赶快滚,别在这里浪费老子的时间,我还要带这小妞回去享受呢!幸亏老子心情好,要不然你也得死。”

    罗晨嘿嘿笑:“你刚才说,碎尸喂狗很爽,小爷现在也心痒难耐,想要玩玩啊!”

    华服青年又是一愕:“既然你想玩,那你就慢慢玩。小妞老子带走,这老东西的尸体留给你便是。”

    “死人有什么好玩的?活人碎起尸来才有意思啊!碎体的时候,血肉横飞,还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啧啧啧……想想都爽啊!”罗晨一脸陶醉地说道。

    周围人听得心颤,华服少年都不由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草,你比老子还会玩啊!这里人很多,你想这么玩,随便找个人玩就是。老子保你无事。”

    这话落地,原本围观的人全都色变,立马就慌乱地散去。

    “谁敢离开,杀无赦”华服青年冷然喝道,正慌乱散去的人群,全都骇然,不敢再跑,战战惊惊地留在了当场。

    眼见众人这般反应,华服青年一脸的得意,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罗晨说道:“你在这里随便挑,老子先带这小妞去享受了。”

    罗晨满脸邪笑,笑得那华服青年心中直打颤:“可是小爷只对你跟你的随众感兴趣啊!你用这样的方式,得到了快乐,想必你们一定会认为,被人碎尸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小爷今天想让你们也享受一番此种滋味呀!”

    华服青年瞬间震怒,就连他身旁的四人,都满脸怒意:“妈勒戈壁,你想找死吗?居然敢涮老子玩,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那你又知道小爷是谁吗?”罗晨邪笑着问道。

    “你……是谁?”华服青年越来越感觉到事情不妙,很是心惊地问道。

    罗晨微微一笑:“小爷罗晨是也!”

    罗晨

    这三个字入耳,众皆震惊,特别是华服少年跟那四名随从,更是骇然,就连那一直扑在老者身上痛哭的女孩,都不由得抬起头来,一双泪眼望向了身旁的男子。

    罗晨名动大夏国,风头之盛,一时无两,对于大夏国所有人来说,他就是可怕的魔头,关于他的劣迹,在众人嘴里流传,特别是就近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能听到他在各处招惹事非,只要是他不爽的人,无不死在他手中,令四方震动,即想见到这个风头正盛的魔头,又害怕见到他。

    这就是罗晨的策略,他要让自己的消息,不时地传扬出去,吸引敌人的目光,达到调虎离山的目的。

    “原……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罗公子,真是失敬了。你的名声,如雷贯耳,我对罗公子仰慕已久,今日有幸得见,真乃三生有幸……”华服少年的态度,立马就变了,开始战战惊惊地恭维。

    “住口”罗晨冷然喝止:“你”伸出左手,点指一名男子,阴森森地说道:“将他们的脚齐、手齐腕斩断。”

    “罗公子,我乃飞雁侯之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们……交个朋友吧!”华服少年颤声说道。

    罗晨冷笑:“就凭你,也配?你这是在侮辱小爷,呆会儿必将你活活碎身,拿去喂狗。”

    这话落地,华服青年脸色死灰一片,二话不说,转身就想要飞逃而去。

    罗晨冷酷无情的一笑,身形数闪,直接就到了华服男子的背后,疾速出手,封了他身上的穴位,将他恶狠狠地扔回到了场中,摔得他惨叫连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