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刻之痕信息页 > 刻之痕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英雄纪元(4)

    

    阿尔伯特知道,想要赢下这场战争的前提只有阻止西斯,最有可能阻止西斯的人除了下落不明的玛兰弗茵之外,只有提尔-赛琉斯了。!

    “我劝你们还是尽快赶去东部吧,铁骑已经困死了他们,并且切断了所有的供给线。”

    通常而言,从帝都赶往东部,即便乘坐最快的空艇也需要一整天的时间。几乎在同一时间,西斯的部队向螺旋城发动了进攻,他们已经没有时间浪费在赶路了。好在,能够做到空艇迅捷的选手此刻摆在他们面前。

    奥菲莉亚。

    “好吧,我试着把奥菲莉亚的意识叫过来。”cI说道。

    “等你获得了达古的力量之后,立刻回到这里吧。”临行时歌斯娅叮嘱了一声,获得了五头末代龙的力量,林秋的身体才足以承受她被封印的另一半能量。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疯狂的仪式。

    连她都无法预计接收了三个世界神灵的力量时究竟会孕育出怎样的造物。

    圣池并未对她展现出此刻的画面。

    ……

    另一端,无序空间。

    这并不是某一个国家、某一片沙漠抑或是某片汪洋,但这里却又涵盖了一切。当玛兰弗茵挥剑击碎这片空间之后,川流不息的河流化为了一片时空乱流,周围的一切被剥落殆尽后,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空间。

    城墙、王城,只不过除了城墙与建筑外,这个空间依旧空无一人。

    它像是一个迷宫,由这个世界的无数边角构筑而成。

    玛兰弗茵一生与不少强敌战斗过,但西斯绝对是最狡猾的一个。他并未选择硬碰硬的战术,他的身影穿梭于不同的位面,这整个世界都是由空间刻印所铸,没有人西斯更了解这里了。

    每一条河流、每一层云雾都联结着截然不同的空间。

    而两人之间的战斗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之久!

    自塔伦王国一战后,玛兰弗茵便没有停止对西斯的追逐,他认识到了西斯刻印的威力,他必须为贺露提雅除掉这股威胁。

    第167个,还是168?

    玛兰弗茵已经记不清自己击碎了多少个空间了,然而似乎无论他毁灭了多少个迷宫,都会有新的迷宫等待着他,而西斯则像是戏弄他一般,每当他踏足新的空间后,便给玛兰弗茵留下一个穿梭进另一个空间的背影。

    可这一次不同,西斯立于王城空,像是等待已久。

    颇为讽刺的是西斯穿着教会的制式盔甲,袖章的金色剑盾徽记有些刺眼。玛兰弗茵对站在他面前的年轻人有些印象,尽管那时他早已离开了教会,但贺露提雅列国都在谈论着继他之后的三位英杰,人们饱含希望,认为这三人是教会的新的栋梁。

    高-堂吉诃德、贝克特以及格拉海德。

    时过境迁,他们之一个成为了首席圆桌骑士,一个被关进了螺旋城最底层,还有一个看起来已经完全成为了西斯的代言人。

    “玛兰弗茵,你真是个怪物。”格拉海德率先开口。

    他原本的计划失败了,这一个多月的战斗似乎并没有消耗玛兰弗茵太多的体力,后者依旧能轻而易举地击破他构筑而成的空间,或者真要论消耗来说,竟然占据了以逸待劳的他落了下风。

    不愧是首席圆桌骑士。

    但是,他的观测已经结束了。

    操纵时间的神灵已经消失了,格拉海德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吞噬了他“兄弟”灵魂的人类,同化玛兰弗茵看起来是不可能了,对方的意志坚如钢铁。

    “彼此彼此。”玛兰弗茵谦虚地说道。

    根据教会的情报来看,此刻的格拉海德仅仅能发挥出刻印的一半力量。他有些难以想象全盛的格拉海德有多么强大,如果后者能将自己的才华用于正途也将成为了不得的骑士。

    “这么说,你已经准备好决战了?”玛兰弗茵正了正手十字架般的巨剑。

    “决战?”

    格拉海德摇了摇头:“如果你非要这么看待这场战斗我也没有意见……可是,这是我和你的区别。”

    西斯承认玛兰弗茵的力量,但玛兰弗茵毕竟是凡人,即便拥有了无可匹敌的实力,也无法看清贯穿贺露提雅百年的命运线,它繁杂交错,却又全都掌握在他的手。三位英杰人人传颂,然而从一开始,他们的命运被注定好了。

    “你听说过戏剧吗?”

    “不,我对此不感兴趣。”虽然不知道格拉海德为什么这么问,但玛兰弗茵还是坦言说道。

    戏剧是阿卡兰度时期人们赖以消磨时光的渠道之一,贺露提雅联盟建立过后,一些人试图恢复戏剧,但在这百年的历史进程,戏剧从未真正流行起来。

    “所以,你的眼界便只能到此为止了。”

    西斯听说守序教的高阶骑士们将这一切称之为他的棋盘,但实际它并不贴切,更准确地说,他更像是这个世界的创作者,当他需要英雄诞生之时,三位英杰出现了,当他需要一些“跌宕”的情节时,黑死病爆发了。

    即便强如玛兰弗茵,在西斯眼也只不过是一条较耀眼的命运线罢了。

    起圣女歌斯娅,西斯觉得自己才更像是这个世界的神明,大到人类经历的所有战乱、所有历史变迁,小到某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全都在他的操纵之。

    而这,才是西斯为什么永远都能赢的原因。

    如果守序教的骑士们非要将这称为棋盘,那么只有他和歌斯娅是棋盘之外的人。

    不过西斯更喜欢用戏剧来形容他看见的一切,事实当他在阿卡兰度看见人们的戏剧时,便对它产生了兴趣。因为西斯了解,无论故事通往的是悲剧还是喜剧,故事缔造者永远都是胜利者。

    “打败格拉海德能粉碎的西斯的阴谋……你应该是这么认为的吧?”

    格拉海德咧开嘴,他灿烂的笑容让玛兰弗茵产生了不详的预感。

    玛兰弗茵觉得,站在的他面前的似乎并不是西斯……或者说,不完全是西斯。

    “你瞧,连你的命运线也被我握在手里呢。能够操纵人的不只是邪恶的念头,你们的正义感,你们所珍视的一切,你们的坚守……玛兰弗茵,能够被操纵的可不只有恶党。”

    “玛兰弗茵,这不是你所期待的决战。”

    “因为,我根本不在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