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信息页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元懿太子

    宋庭皇城位于临安北部,背靠凤凰山,其建筑风格与开封皇城几可说一脉相承,不过由于时日尚短,少了几分底蕴,多了几分江南气息,面积也比开封皇城小了不少,许多地方尚在兴建土木。

    此时天色昏暗,已经到了晚间,皇城外,一座五丈高的阁楼顶部,慕容复迎风而立,望着皇城内巍峨林立的宫殿,手中提着一把古朴长剑,身后站着赵金玲。

    慕容复最终还是把她带来了,没办法,她始终不肯画出皇宫路线图,而且即便画出来,慕容复也不敢完全相信,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将她带在身边。

    当然,在出发之前,他将她身子里里外外通通透透的检查一遍,防止她有作妖的可能,另外他又打了几道劲力到她体内,死死封住她的经脉。以他的身手,带个普通人在身边倒也不用过分担心她有机会跑掉。

    “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赵金玲见慕容复望着皇城怔怔出神,还道他被皇城气势所摄,颇有些自得的说道,“这里是龙水门,两侧是侍卫班房,往里便是宣德殿、金銮殿和垂拱殿,左边有福宁殿,右边是大庆殿,穿过大内便是后宫……”

    “好了,”慕容复不耐烦的打断她如数家珍的话,“你只要告诉我怎么走就行了。”

    赵金玲吐了吐舌,“先去昭台宫还是皇城司。”

    慕容复沉吟了下,“先去皇城司吧。”

    “那你可得小心点,皇城司就在侍卫班房旁边,是大内侍卫重点巡逻的地方。”赵金玲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好心的提醒了他一句。

    随后慕容复提着她飞跃阁楼,翻过五丈高的城墙,朝皇城东侧潜伏过去,夜色下,二人身影几近于无,起落间毫无声息,自然也不可能被人发现。

    先前在皇城外还不觉得,当进入皇城才发现,这里宫殿林立,光耀夺目,比起开封皇城也不遑多让。

    皇城司位于侍卫班房与大内禁宫的交界处,由于设计巧妙,正好被东西南北四重大殿包围着,如果没有赵金玲带路的话,只怕慕容复找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能找到这个地方。

    慕容复望着眼前这处颇不起眼的大殿,连块匾额都没有,不由疑惑道,“这里就是皇城司?”

    赵金玲轻轻挣扎了下,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口中说道,“不错,你别看它不起眼,里面可是别有洞天的。”

    “你师父的住处在哪?”慕容复问道。

    “喏,那就是了。”赵金玲努了努嘴。

    慕容复转头望去,才发现大殿侧面还有几处矮小殿群,只是因为被大殿阴影遮蔽才看不清楚,说起来,整个皇城司所处的位置都比较阴暗,连月色都照不进来。

    左右看了几眼,避过巡逻卫队,慕容复拉着赵金玲朝大殿侧面摸过去,不一会儿便来到一间宫殿前,仔细感应一番,里面没有半点生人气息,其他两处宫殿也都是如此。

    慕容复推开殿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他急忙屏住呼吸,四下打量,屋子不大,一眼便可看到所有,摆设十分简陋,除了一张床、一个蒲团,几样起居用品外便什么也没有了。

    “看来屏儿不在这里。”慕容复心下叹了口气,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正待他想要开口让赵金玲带路去另一个地方,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

    慕容复心中一动,难道是那人回来了?那倒正好,先将此人擒下,再行逼问沐剑屏的下落。

    不过马上他就失望了,来人有两个,皆是脚步轻浮,气息沉重,别说是高手,根本就是两个不懂武功之人。

    慕容复心中疑惑,转头朝赵金玲看去,却见她也疑惑的看了过来。

    “你不是说这里除了你师父不会有人来么?”

    “我怎么知道,师父身为供奉,地位超然,平素没人敢来打扰她。”

    二人眼神交流一番,慕容复提起她的身子,飞身落在房梁上。

    不一会儿,来人在屋外站定,朗声说道,“林供奉在吗?元懿有事求见。”

    慕容复闻言微微一怔,这声音有点耳熟,似乎在哪听过,不过他可以肯定的是,他从来不认识一个叫‘元懿’的人,倒是怀中赵金玲脸上闪过一丝异色,转瞬恢复自然。

    “姓林?又会疑似九阴真经的武功,难道是她?”慕容复忽然想到屋外之人称呼这屋子的主人为“林供奉”,不由想起那晚与灰衣人的交手过程,心念转动,猜测起灰衣人的身份。

    屋外之人又试探了两句,终于确定殿中无人,咯吱一声,直接推门而入。

    当看到来人面孔时,慕容复脸色陡然变得精彩起来,其中一人赫然是当初在西夏国与他有过仇怨的赵复,据说还是个太子,却不知此人来找灰衣人有什么事?

    赵复旁边还站着一人,身穿太监服侍,缩头缩脑的。

    二人在殿中四处乱看,似乎在找什么,过得片刻,赵复忽的勃然大怒,大声斥道,“好你个泼皮,竟敢戏耍本宫,你不是说那小娘子被藏在这么?”

    那太监登时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上,口中颤声说道,“殿下饶命,小的……小的确实看到林供奉把她抱回来了,只是不知……不知……”

    “哼!”赵复冷哼一声,满脸的怒气无处发泄,“你这对狗眼一点用都没有,干脆别要了吧。”

    此话一出,小太监更是吓得面色煞白,身子抖如筛糠,急忙说道,“殿下饶命,小的……小的……”

    说着他忽然眼前一亮,“小的想到办法了!”

    赵复脸色微动,“什么办法?”

    小太监说道,“林供奉在宫内还有一个住处,或许藏在那了也说不定。”

    赵复一想也是,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少,但马上又面露为难之色,“可那里是昭台宫,即便只是冷宫,也属后宫范畴,本宫虽为太子,那里一样是禁地,被父皇知道的话,免不了一顿责罚。”

    小太监见他脸上没了怒气,主动站起身来,笑眯眯的说道,“殿下,您前日不是刚与掌管后宫内务的大太监张公公交好么?完全可以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说了,只要您找一个借口,就算皇上知道了,也不会怪罪您的。”

    他这样一说,赵复眼珠子骨碌碌转个不停,半晌后忽的展颜一笑,骂道,“你这泼才,倒还颇有几分机灵。”

    “全赖殿下提携,小的肝脑涂地也要报答殿下恩德。”

    “放心,只要这事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二人说话间,已经出了殿屋,将殿门好生关好,做出没人来过的样子。

    过得半晌,慕容复与赵金玲缓缓飘了下来,慕容复脸上神情说不出的古怪,从赵复二人的谈话中不难听出,他到此是要找一个被林供奉抱进宫里的人,难道事情这么巧,他要找的正是沐剑屏?

    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许是灰衣人将沐剑屏掳进宫时,正好被赵复撞见了,以沐剑屏的容貌,赵复那个色中饿鬼对她动心是极为可能的。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心底怒意一闪而过,上次赵复对阿紫产生邪念,当场被阿紫教训了一顿,这一次又觊觎上了沐剑屏,真真是不知死活。

    “你……”赵金玲感受到慕容复身上的杀意,不由心生寒意,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你放心,我师父……不会让那个女人出事的。”

    慕容复瞥了她一眼,“怎么,你认识那人?”

    赵金玲点点头,“他叫赵敷,是皇帝唯一的儿子,受尽了宠爱,年纪轻轻便被封为太子,封号‘元懿’。”

    想了想又补充道,“宫里没人不认识他,一些稍有姿色的宫女都会想方设法避开他。”

    “赵敷么?”慕容复喃喃一声,原来此人先前用的是假名,不过眼下正好可以让他带路,说实话,他对身边的赵金玲并不是完全信任。

    二人出了殿屋,略微感应一方,慕容复认准一个方向跟了上去,赵金玲自始至终都缩在他怀中,默然不语,她还是第一次被这个男子那么亲密的抱着,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温暖。

    大半个时辰后,慕容复跟着赵敷二人来到昭台宫,在昭台宫旁边有一座颇为另类的房子,说是道观,它没有道观该有的**,说是宫殿,又没有宫殿的豪华,与周边的建筑格格不入,唯一一点便是十分幽静,与旁边昭台宫一样,冷飕飕的,屋子上面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云尘居”三字。

    赵敷并没有直接到后宫来,而是让那小太监先行探路。

    慕容复二人躲在一处宫殿后面,远远看着小太监偷偷摸摸靠近云尘居。

    与皇城司的环境一样,这昭台宫同样是阴森昏暗,皇宫中绚丽夺目的光亮照不到这里,这也难怪,冷宫向来都是皇宫中最为阴冷的地方,经常有闹鬼的传闻流出。

    云尘居没有一点灯火,小太监颤巍巍的走着,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双腿越来越沉,不停的发抖,几丈距离愣是走了近半柱香工夫。

    “有人吗?林供奉在吗?”小太监终于走到云尘居前,小声问道。

    过得半晌,屋中没有回应,就在小太监想要推门进去探查一番时,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你是何人,来这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