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超级捉鬼道长信息页 > 超级捉鬼道长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2147章 惩

    阴天,天空海水飘荡来去,更为地面带来了几分阴冷。

    周凤尘出了山洞,扫视一眼漫天的土屋和远处的将军府,伸出手,感触了一下。

    天空上又飘起了雪花。

    这个地方的季节似乎有些错乱了。

    他抬脚往山下走去,到了密密麻麻的土屋巷子里时,大雪终于絮絮扬扬的飘洒。

    巷子里死寂、冷清,像是成了一片枯冢。

    周凤尘先是回了原先自己的“家”,屋子里一片死寂,他和阿娟的两张床上结起了蜘蛛网,墙角还齐整的摆放着两人吃东西用的瓦罐。

    另一边木桌上,整齐摆放着阿娟手工缝制的两套破衣服,一男一女,虽然阿娟始终没说,但周凤尘知道,这是阿娟幻想着将来有可能,两人成亲,她也重做一次真正的新娘。

    他把衣服拿起来,折好,放在包里。

    转身出门时,大雪已经铺满了地面。

    对面一个女人赤着脚,蓬头垢面、哆哆嗦嗦、小心翼翼的靠近,看了眼周凤尘:“阿……壮?”

    周凤尘看上她,是阿珠,阿娟最好的朋友,说道:“是我。”

    阿珠眼泪顿时像断了线的珠子:“你快走吧,阿娟被那将军家少爷抓进府里生死不明,黑子残废了,整天在将军府外面等着他嫂子,怕是熬不过这场雪了,呜呜……”

    “知道了,找双鞋穿吧,死人活人的都能穿,活着最重要。”

    周凤尘说着,径直往前走去。

    穿过层层土屋,到了将军府外的马路上,不远处长城因为大雪已经停工了,几乎没什么人。

    在将军斜对面的马路上躺着一道瘦小的身影,像是一件被雪花埋着的破衣服。

    将军府中莺歌燕舞、呼三吆四和浓郁的酒菜香气铺面而来,与外面的荒凉成了鲜明的对比。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周凤尘叹了口气,一步步走到那个瘦小的身影前,只见这身影的两条腿不自然的劈叉,显然是断了。

    再剥开他凌乱的头发,便露出了黑子被冻的铁青的脸。

    这模样最多十分钟,怕是没命。

    周凤尘伸手一招,不远处土屋里便飞出几套无主的烂衣服,给黑子穿上,在吹了口暖暖的气。

    黑子很快醒了过来,先是发呆,然后看着周凤尘嚎啕大哭:“壮哥,我嫂子游街以后,又被抓进了将军府,生死不知,我双腿断了,爬不上山了,呜呜……”

    周凤尘拍拍他的脑袋,笑道:“不怕,你嫂子被关在哪里知道吗?”

    黑子抹着眼泪道:“在后宅,但是我们不能去,会死的,你快走吧!”

    “不怕!今后咱谁也不怕了,就算是他娘的皇帝老子,咱也给他拉下马来。”

    周凤尘抱起黑子,起身绕向将军府后门。

    后门并没有守卫,可能是因为这里没人敢进。

    两人进了大院子,转了一圈,路过黑压压的下人和厨子,到了一个小跨院。

    院子里两个女人正在嬉笑聊天。

    一个瘦小的女孩咯咯一笑:“太子殿下的卫队里,那个领头的兵哥哥真英俊。”

    另一个俊俏的女孩子说道:“这种兵哥哥多的很啊,你真是孤陋寡闻。”

    瘦小的女孩说道:“哪有你在公主殿下身边,见过那么多人。”

    俊俏的女孩叹了口气,道:“别说了,我已经被赏赐给严公子了,今后没有奢望了,你啊,是宋军头的人,可别胡思乱想。”

    瘦小的女孩冷笑道:“如果不是我哥哥逼我,我才不跟那个臭烘烘的大头兵。”

    俊俏的女孩子笑了笑说道:“别说哈,那个贱人真是贱骨头,你哥哥马监工和我家公子大人居然都看上她了,关键她还死活不从,她……”

    话没说完,两个女孩不由一愣,发现身前多了两个人。

    等看清来人后,那个瘦小的女孩怒目相向:“大胆贱种!你们竟然敢来这里,真是吃了雄心包子胆了!”

    周凤尘看向黑子,道:“她们是谁?”

    黑子被周凤尘抱着,脸色发白,嘴唇直打颤,道:“马监工的妹妹和公主的侍女。”

    俊俏的女孩大怒:“放肆,这里是你们这等贱种可以来的,滚出去,不然……”

    话没说完,两个女孩的脑袋诡异的撞在了一起,“咚”的一声响,听着都疼,随即两人长长的头发系在了一起,系的死死的。

    黑子瞪大了眼睛。

    周凤尘说道:“去阿娟那。”

    两个女孩面色惊恐,战战兢兢,如临深渊,这是一种来自灵魂的惧怕,不敢喊叫,不敢不从,歪着头,别扭的往一边走去。

    周凤尘带着黑子跟上。

    拐过一道走廊,前面到了一处坑脏的马厩,几匹高头俊马边吃草料边傲娇的甩着鼻涕。

    在马厩里面的烂草上,躺着一个衣不蔽体的身影,蓬头垢面,双掌被砍掉,双腿也被砍掉,鼻子被削掉。

    已经奄奄一息。

    “嫂子!”黑子嗷唠一嗓子,嚎啕大哭。

    周凤尘脸色阴沉,走到马厩,一手抱起那道“人彘”一样的身影,正是面色枯廋,几乎不成人形的阿娟。

    这一抱,心里不由一沉。

    阿娟不比黑子年轻体壮,此时已经心机断绝,时间不多了。

    他周凤尘不是神,可以对修士加以救治和培养,但唯独对将死的普通人无可奈何。

    生死乃天地大道!

    想了想,他抱着阿娟和黑子走出马厩,挥挥手在黑子和二女目瞪口呆的眼神中,飞来一堆华贵的女人衣服。

    亲自给阿娟换上,然后吹了口气。

    阿娟悠悠的醒来,一脸麻木和死寂,唯独看见周凤尘时,眼中才露出一丝神采,张张嘴,弱声说着:“阿……壮……我干净着……没被人……欺负……”

    周凤尘摸摸她的脸蛋,温声笑道:“好姑娘,我知道了,今日,你且看看这些恶人的下场!”

    说着轻轻挥手,几人眨眼到了将军府的正大门外。

    还没等黑子几人回过神,眼前多了一架高贵的车辇。

    周凤尘将黑子和阿娟放在车辇上,又用被子结结实实的替他们盖好,最后看向马监工的妹妹和公主侍女:“伺候他们,一心一意,唯有半点不敬,灵魂永坠十八层地狱!”

    “是!”二女脸色一片惨白,慌忙跪下,因为头发扎紧,姿势极为难受。

    然后,周凤尘在阿娟和黑子茫然的眼神中一步步走向将军府大门口,挥手拍飞两排一脑袋雾水的侍卫,敲响了“天子大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