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逆血天痕信息页 > 逆血天痕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将错就错

    “根据我的观察,右边的那个应该是最好对付的,虽然对你来说还是不可战胜的,但是用我告诉你的办法你应该还能勉强保命,但是一定要小心,因为那个女人也不是你能对付的,在拿到东西知道你必须立刻逃走,如果窃取弱点的时候受了伤就只能等死了,我可不想才刚刚得到一个跑腿的又立刻失去,今后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

    “好啦~~~”天闲不得不打断了戒指里传来的声音,同时再一次尝试的拧了拧它——果然还是摘不下来。

    “你不用妄想脱下这枚戒指,这是我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宝贵物品,蕴含强大的力量和智慧,同时也附着了比你强大数十倍的执念,除非是我愿意,否则你自己是绝对没办法把戒指脱下来的,还有如果你今后再有这样的想法被我发现,我会适当的惩戒你这种行为,因为这……”

    “好啦好啦~~”天闲翻了下白眼,“你是不是太久没说话,所以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嗯……是的,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合理,根据我之前在人类大陆完成的研究,这种情况……”

    “我了解,了解了!!”天闲只好再次打断,“现在和我说话不要超过二十个字,敌人就在眼前,说话要简短明了。”

    天闲简直是受够了这个话痨,就算声音清脆悦耳,可是一天24小时在你耳边嘀嘀咕咕个没完没了,一件事情一句话能说完非要说十句,那再好听的声音也如同魔音贯耳。

    现在,天闲宁可去听瑞吉尔的传教,也不愿意听这个声音叨叨咕咕的把一件事情拉成无限长无限弹的面条说个没完。

    声音沉默了一阵,”好吧那我们只说二十个字,一个字也不会多说的。”

    天闲扳手指头一数,正好二十个字……

    瑞吉尔坐在祭坛中,任凭荒野的风吹来,仿佛祭坛的石墩和雕塑,早就融为一体,灰尘、泥土她不在意,端坐在那里捧着一本古书看着,静静等待。

    祭坛十米开外,已经有追随者建起帐篷之类的临时住地,在远处的房屋正飞快建造,一切仿佛受到瑞吉尔的感染,安静无声,就连砌砖的工匠都是轻手轻脚,很怕打扰了这空气里的宁静。

    周遭数千米之内,部笼罩在瑞吉尔的宁静威压之下。

    天闲不得不承认,和自己相比,这个瑞吉尔可更像神使的多了,而且别的不说,单单她那出众的容貌就让人怀疑她根本不是常人。

    天闲看到祭坛边上有人立了一大块碑,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文字,大概意思就是真神降临,破除邪佞的意思。

    真神自然就是瑞吉尔所代表的四神了,那么邪佞,大概说的就是火叶城的自己了吧……天闲看完不由哼了一声。

    “真的要接近那个女人吗?”天闲拧着眉毛,“我可不想因为无所谓的说法而冒险。”

    “你口中的无所谓是别人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奎琳激动起来,天闲甚至感觉到了戒指的颤动,“当初我在人类大陆的时候……”

    “好好好……你在人类大陆丰功伟绩,你在虚空幻境艰苦隐忍。”天闲不得不打断她的话,“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就这么倒霉?”

    这一次,奎琳沉默了一阵,“或许吧!”

    天闲想瘫倒在地上。

    “哼!这也是你的幸运,人类大陆这么大,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食灵者,那么多人想来到虚空的尽头,但是只有你,你才有这样独一无二的机会,只有你……”

    “好好好,我知道我应该荣幸万分,我应该欢呼雀跃,我甚至应该感恩戴德,但问题是我不是什么真正的食灵者,我也不想去虚空尽头还是开始之类的地方,我……”

    猛的,戒指一阵猛烈的抖动,奎琳的声音压抑而激动,“难道你以为我想吗?”

    天闲不由微微一愣。

    奎琳的声音随之恢复了正常,“反正你需要对付那四个野神,你需要我的帮助,而我……”

    天闲这时才忽然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奎琳到底要什么!

    迷失在虚空尽头,她想要什么呢?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

    “你呢?”天闲轻轻的问,“你……想回家吗?”

    这一次,是长久的沉默。

    “我也不知道。”奎琳的口气满是无奈和萧索。

    天闲也不知道她是不知道要什么,还是不知道想不想回家,但这已经是一个不适合继续谈下去的话题了。

    因为天闲发现自己等待的人终于来了。

    在大概一百米外,今天给瑞吉尔送食物的人已经出现。

    毫无疑问,这个地方的条件是非常艰苦的,在这里开垦城镇的人几乎都是靠着一股近乎狂热的虔诚支撑,没有想要的食物,没有足够的水,甚至连一个像样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更不要说工匠的指导和指挥人的调度,但就是这样艰苦的环境,一个城镇的雏形还是硬生生的被建立了起来,天闲不得不感叹信仰的狂热的确非常可怕。

    这里的补给都是四神阵营的各队运来的,但是数量总是将将够用而已,而对于这些辛苦劳作的人来说就显得有些刻薄了。

    天闲大概看的出,这里的都是穷苦人或者罪犯,他们都在想着完成这神圣的使命可以得到神的恩惠。

    这也让天闲放心下来,虽然很多国家倒向了四神阵营,但是显然他们对于这个新出现的神使也是将信将疑,而且畏惧的心理或许更多一些,现在双方的关系并非主仆,而是各国在不断试探瑞吉尔而已。

    而瑞吉尔,对这一切似乎并不关心,她就呆在祭坛内,安静的等待,祭坛外的每个人都看到她,她也能看到祭坛外的一切,但她从来不干涉任何事。

    有人向她敬献的东西,她照单收,始终面无表情,不感谢也不赏赐,好像那是理所当然的。

    这让天闲很高兴,毕竟这女人不是神,她也要吃东西的。

    眼看送食物的人来了,天闲迅速溜进一个帐篷——这些狂热的人从来不知道锁是什么东西,翻出一身差不多的衣服穿上,佝偻起身体迅速易容,留下十倍于衣服的钱后迅速溜了出来。

    “你说的最好是真的。”天闲迅速向送食物的人靠近,悄悄尝试的拧了一下戒指,果然没拧动。

    戒指里几乎立刻传来嘲弄声,“我所说的自然都是真的,要想找到那四个野神的弱点就要接近那个女人,而且你不用妄想偷偷摘下戒指,因为那上面蕴含你无法想象的力量和智慧,以及附着了我比你的意志强烈百倍的执念,我不会饥饿,也不会困倦,随时都醒着,只要我愿意……你就永远也摘不下它。”

    天闲大大翻了个白眼,加快了脚步。

    送食物的人有三个,前边一个,后面两个,食物用精致的银盘盛着,上面盖着圆盖,这在这个食物都不充足的地方绝对算是奢侈了。

    前面的人是个身穿神袍的女人,满脸神圣,后面是两个衣着和这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的人,食物端在他们手中。

    天闲要拿到食物,不动声色的靠近瑞吉尔。

    当这三个人走过来时,附近的人部聚拢了过来,就仿佛迎接神明一样纷纷跪倒在两旁,高举双手,呼唤瑞吉尔的名号。

    送食的三人中,为首的女人满脸红光,昂首阔步的走着前面,后边两人手托食盘,看起来也是格外显得自豪。

    忽然间,后边一个男人忽然脚下一歪,惊叫着摔了下来。

    顿时,所有人一阵惊呼,在他那边的其他信徒没人管他,部去托掉下来的食盘。

    一双灵巧的手轻而易举的接到了这个盘子。

    天闲蹲在那,双手举过头顶,脚下似乎没动,但刚刚好抓到“落到”自己头顶的食盘。

    空气里安静了那么一秒钟,随后炙热起来,所有人望着天闲的目光都犹如烈焰一样。

    当第一个人跳起来要去抢夺食盘时,天闲比他早一百倍的猛然站起,放声欢呼“感谢神明赐福!”

    顿时,所有人都僵硬在那。

    “感谢赐福!!”天闲扯着嗓子大喊。

    驼背弯腰,看起来一条腿还有残疾的天闲看起来毫无疑问是这里的一份子,就连衣服都沾着工作的泥灰,虽然……根本没人认识天闲。

    但信仰是相同的对不对?

    “感谢赐福!”

    “感谢神明!”

    “感谢瑞吉尔神使!”

    呼喊声此起彼伏……

    天闲飞快的来到那女人身后,满脸自豪的捧起了手里的食盘。

    为首的女人用欣慰,甚至是感动的目光望着天闲,“神会赐福给你。”

    天闲赶紧挤出几滴眼泪,“感谢神灵。”

    说着那女人无奈的看了眼那个“不幸”摔倒的家伙,他虽然倒在沙地上,但天闲自然不会让他还清醒着,妥妥的已经晕过去了。

    “走吧,我们已经慢了。”为首的女人催促一声,迈开了脚步。

    这样的情景,天闲已经看到一次了。

    在外围观察的时候,一次送餐的时候有个倒霉鬼就是这样摔倒的,食物被另一个人捡到,于是他替代了那个倒霉鬼。

    对此,没人有异议,因为,这是神的选择。

    天闲跟随那女人一路走上去,路上所有人都自动到两旁跪拜恭送,甚至正在上房梁的人也留下几个扛着梁,其余人跑来跪拜。

    天闲做贼心虚,看哪个人都像是要来抢自己餐盘的。

    好在,一路无事。

    食物只能放在祭坛边缘,瑞吉尔并不会和送餐人说话,而且就算是食物,她也只是偶尔吃一些,天闲在这里观察了一段时间,还没看到她吃过东西。

    但天闲保证今天她一定会过来。

    为首的女人来到祭坛边,开始她每次送餐的第一项任务——赞颂!

    天闲猜测她之前是圣灵殿中专门干这一行的,因为她的歌声和唱诵非常的标准,是长时间锻炼得来的成果。

    瑞吉尔早习惯了这些,她坐在祭坛中央,距离这女人远远的,也不在意她唱什么,现在她几乎什么都不在意,只是静静的等待。

    女人看着瑞吉尔,忘情的唱着,唱着……远处,人们还没有起身,部安静的倾听唱诵。

    猛然间,一声惨烈无比的尖叫打断的赞颂的歌唱!

    “啊——————————呃~~”带着倒钩的尖叫声吓的唱诵的女人差点咬到了舌头,惊恐的回头一看,却发现是今天新来送餐的家伙正在杀猪一样的嚎叫!

    女人脸气的煞白“你……你疯了吗?我正在……”

    “看这个!”新来的打断了女人的话,惊恐的看着餐盘上。

    女人目光落到餐盘的圆盖上,虽然没有尖叫出声,但也是吓的花容失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这……”

    另一个男人也看相那个餐盘的圆盖,然后干脆大叫一声转身就跑。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身手一提抓起那个男人,怒哼一声随手丢了回去。

    天闲暗暗点头,果然有护卫!

    来人是一个身躯尤为魁梧雄壮的男子,相貌奇异,看起来甚至更多像是异族。

    “怎么回事?”来人厌恶的望着三人,包括那个赞颂诗唱的忘情的女人。

    “是……是……”女人哆嗦着只想餐盘。

    这人大步上前,低头一看那餐盘,顿时大皱眉头,脸色也立刻连看了起来,他狠狠的打量了一下三人,然后一把抓住了天闲,直接提了起来。

    “上一次不是你!”

    天闲知道他的意思是上次送餐的不是自己,但这已经在预料之内,天闲哆嗦着,逆心决精准控制气血肌肉——再真实没有的哆嗦!

    现在不用说,只要哆嗦着就行了……

    那人恶狠狠的问了两句,但天闲满脸惊惧,一句话也答不出。

    “什么事,这么吵……”柔软悦耳的嗓音从天闲背后传来,一股熟悉又陌生的能量气息笼罩了天闲。

    天闲心中微微一紧,力量又增强了啊……这就是真有神力相助的好处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