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大唐顽主信息页 > 大唐顽主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萧大将军

    尽管延兴门已破,部分河朔联军已顺利进城,但何弘敬始终没有踏入延兴门半步。

    因为何弘敬知道,尽管自己是勤王之师,但只要李忱没有开口,自己便永远不能和大军同时出现在京城之内。

    这是做臣子的本分,更是庙堂之内的生存之道。

    尤其在这个时候,李忱的态度越是晦暗不明,何弘敬便越要小心翼翼。

    有时候,退一步是“功劳”,而进一步便成了“罪过”。

    忐忑之间,何弘敬等来了一道口谕,这让何弘敬紧绷着的心顿时舒畅了许多。

    无论口谕内容为何,至少说明了李忱的一个态度,至少说明了自己在李忱心中尚有一席之地。

    或者说,尚有可用之处。

    而这,对于此时的何弘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何弘敬缓缓走出账外,望着乐游原的方向遥遥叉手施礼,尽管卢龙军已被张直方先行一步带了进去,但大部分的兵力依旧还在城外。

    而且这其中不乏魏博军与成德军的绝对精锐。

    王绍鼎见何弘敬出账,随即走至其跟前问道:“世叔,进城吧!”

    何弘敬却突然问道:“这李浈究竟是何人?”

    王绍鼎闻言一愣,随即答道:“幽州长史!”

    何弘敬摇了摇头,道:“你觉得一个小小的幽州长史,何德何能让陛下如此垂青,甚至不惜将四路兵马的指挥权拱手相赠!”

    王绍鼎顿时陷入沉默。

    这的确不是一句“圣心难测”便可以解释得通的,更不是一个五品幽州长史应该有的权利。

    即便他圣眷得宠,即便他年少有为,即便他拥有着同龄人所不曾拥有的心智与果敢。

    这一切都不能成为李忱下达这道口谕的理由。

    于情于理、于法于律,都无法说得通。

    “整顿兵马,随我进城!”

    何弘敬终于决定遵旨行事,无论陛下因何缘由,都不是一个做臣子的能够质疑的。

    “都已整顿完毕了!”王绍懿紧接着应道。

    何弘敬点了点头,这才跨上战马向着延兴门走去。

    战马垂首而行,正如此时的何弘敬,无论面容还是内心,都充满着着阴郁和不安。

    行至城门时,何弘敬蓦地抬头而望,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寒意,不由打了个冷颤。

    再行半步,何弘敬便抵城门,而这半步之遥,却让何弘敬猛然惊醒。

    依稀之间,他似乎看到城头一张熟悉的脸,此时正静静地望着自己。

    “世叔......为何不走了?”

    王绍鼎有些诧异地问道。

    沉默良久,何弘敬方才收回目光,口中喃喃说道:“这京城......我还是不进去了吧!”

    ......

    乐游原。

    李忱身上裹着厚厚的皮裘,手中摆弄着一只算不上精致的手炉。

    “大家......”

    王归长缓步而至。

    李忱没有抬头,手中继续摩挲着已经裹着厚重包浆的铜炉,“我猜何弘敬没进城!”

    王归长笑道:“还果真被大家说中了,何弘敬原本是要进来的,但走到城门口却突然停住了,然后让王绍鼎带着兵马进城,自己却又折返了回去!”

    闻言之后,李忱这才将手炉放下,颇感欣慰地笑道:“何弘敬是聪明人,越是关键时刻,聪明人就越不会犯错!”

    说罢,李忱看了看萧良,道:“仲离以为如何?”

    萧良闻声缓缓睁开双目,口中轻轻“嗯”了一声,总算有了个回应。

    似乎无论萧良做什么、说什么,或者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李忱也永远都不会生气。

    而普天之下,也只有王归长对二人之间这种并不寻常的君臣关系见怪不怪。

    “大家......”王归长欲言又止。

    李忱看了王归长一眼,道:“你什么都好,偏偏就是这种吞吞吐吐的样子最让朕不喜!”

    王归长闻言却是咧嘴一笑,道:“老奴老了,人老了便是这样子,说话也总有些顾忌!”

    李忱冷哼一声,“若下次这般,朕便让你去景陵养老!”

    王归长当即又笑,“嘿嘿,若老奴这把老骨头能为宪宗孝皇帝守陵,也算不枉此生了!”

    李忱闻言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莫说这些好听的,想说什么便说!”

    王归长这才躬身正色说道:“大家既然如此防备何弘敬,却又为何对史宪忠、崔珙和崔碣三人毫无戒备之心?”

    而后还不待李忱说话,王归长赶忙又道:“老奴又多嘴了,望大家恕罪!”

    李忱白了一眼王归长,道:“朕平日里问什么你都顾左右而言他,现在你的问题倒比朕还多!”

    王归长却是看了看一旁的萧良,笑道:“萧大将军不善言辞,老奴只是陪大家说说话而已!”

    闻言之后,萧良睁开双眼看了一眼王归长,眼神中似有些一样。

    而李忱却也是为之一愣,而后轻叹一声道:“你若不提起,朕倒忘了仲离也是宝历二年李湛亲赐的冠军大将军!”

    “是啊,当年敬宗皇帝不顾群臣申斥广邀天下游侠以武入仕,当时还是羽林校尉的萧仲离在校场横刀三日连战四十八人,竟无一人能胜,一时间名动京城,敬宗皇帝欲赐右羽林大将军,却遭群臣阻挠,只得封了个冠军大将军的散官,虽无实职,但也算是位列正三品上的高位了!”

    “呵呵,那时的天下剑还不是天下剑,可是今日谁又想得到,天下剑最擅长却并非是剑,而是一把从不曾示人的陌刀呢?”

    李忱说着,目光不自觉地转向萧良,只见萧良面目深沉,眼中竟泛着点点晶莹。

    见状之后,李忱却显得格外开心,偷偷冲王归长扬了扬下巴,道:“也不知此生还能不能再见萧大将军舞一次陌刀!”

    王归长闻言长叹一声,道:“只怕是要让大家失望了......”

    此时萧良突然开口,神色肃穆地说道:“我已发誓再不用陌刀,陈年往事还请陛下不必再提了!”

    闻言,李忱的脸上不经意地划过一丝失落,王归长的面色也显得有些尴尬,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但随即萧良方又继续说道:“萧良虽不再用刀,但可为陛下举荐一人!”

    “哦?何人?现在何处?”李忱面色一喜,赶忙问道。

    萧良指了指太极宫的方向,缓缓说道:“无需太久,陛下便知道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