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我是一个原始人信息页 > 我是一个原始人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八二六章 蓝花部落首领之死(三合一)

    被树皮丢到一边的箭囊在空中的时候侧翻了,有五六支羽箭从里面滑落,散落在地上。

    这样的动静自然引起了蓝花部落首领的注意。

    只不过她并没有多想,因为她的注意力基本上都被手里紧握着的弓,以及手里握着一支羽箭的树皮所吸引了。

    她觉得,树皮拿出一根羽箭来,是要教自己使用这种工具了。

    至于其它的,并没有多想,毕竟在她的认知里,眼前的树皮并不是一个脑袋多么好用的人,拿出羽箭教她怎么使用这种工具才是唯一能够发生的事情。

    然而,下一刻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蓝花部落首领的预料。

    就在她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等待着树皮教授她如何使用这种工具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根羽箭的树皮,却猛然将握着羽箭的那只手对着她挥了下来。

    蓝花部落的首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股钻心的疼痛就从胸口处传遍了全身。

    她的身子因为这剧烈的疼痛猛地震动了一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吃痛的惨嚎,然后就没有了声息。

    瞪大老大的眼睛里面,所有的神采也都消失了,连一点多余的挣扎都没有进行。

    甚至于一直到死,她的手里都紧紧的握着树皮的那一张弓。

    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转折特别的大,对于蓝花部落的首领来说,完全是一点预兆都没有,这事情就这样陡然发生了。

    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给蓝花部落的首领留,以助于她都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就这样的死掉了。

    树皮的这次出手,可谓是深得稳准狠的要诀。

    “呼哧~呼哧~”

    看着胸口插着羽箭,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的蓝花部落的首领,树皮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种大仇得报的轻松与快意一下涌上他的心头,一起涌上来的还有一些慌乱。

    刚才出手还是有些太过于慌张了,忘记了捂住蓝花部落首领的口,让她临死的时候发出了惨叫。

    这得赶紧想办法把这件事情给处理掉,不然的话马上就会有人过来了。

    树皮这样想着,脑门上有汗水流淌下来。

    刚刚的时候只顾着高兴这次杀蓝花部落的首领杀得异常顺利了,却忘记了杀死之后如何处理了。

    树皮这样紧张的思索着事情该怎么办的时候,一边从枯草丛里探出一个头来,朝着周围看去,结果想象中听到惨叫之后,就应该飞快的往这边赶来的人并没有出现。

    除了零星的几个人显得有些惊疑不定的朝着周围打量之外,其余的地方依旧和之前一样,看不出人们有多么的惊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但是这样发现还是让树皮稍稍的心安一些,让他有时间,也有一些心思去思索接下来该怎么办。

    在这里迟疑的片刻之后,树皮忽然行动了起来,他迅速来到一边,捡起被他丢在一边的箭囊,同时将散落出去的那几支羽箭往箭囊里面装。

    他刚才之所以会将箭囊丢到一边,是因为蓝花部落的首领虽然只是一个女的,但是体格却也非常的强壮,担心一下扎不死,蓝花部落的首领会从箭囊里面抽出箭来扎自己。

    收拾了箭囊之后,树皮猫着腰来到蓝花部落首领的跟前,伸出手去拿他的弓箭。

    他准备趁着这个机会一个人偷偷的溜走了。

    虽然知道这样做非常的危险,弄不好就会没命,但是树皮还是想要这样做,毕竟之前的时候,他就异常幸运的活了下来。

    既然有第一次,那就有可能会有第二次。

    树皮没能直接将他的弓箭拿在手里,这是因为蓝花部落的首领握得实在是太紧了。

    纵然是她已经死去,紧握着弓箭的双手也没有丝毫的松懈。

    她实在是太想要得到这样的工具了。

    树皮把手中的弓箭放下,而后用手使劲的掰蓝花部落首领的手。

    费了好大的劲才掰开了一只手之后,树皮忽然间停下了动作。

    在这里稍微的停顿了一会儿,他取下了挂着在腰间的箭囊,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里面装着的羽箭散落了一地。

    他想了想,又伸手从地上捡起一根羽箭用力的折断,而后又捡起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对着自己的小腿扎了上去。

    羽箭扎入肉中,强烈的疼痛让树皮忍不住的嚎叫起来,

    “¥%#4!……”

    凄厉的嚎叫了一声之后,树皮就开始惊恐的喊叫起来,同时从地上挣扎着站起身,拖着被羽箭刺入的腿连滚带爬的划拉着枯草,朝着部落洞穴所在的地方跑去……

    显得有些昏昏欲睡的黑石部落首领,是听到了蓝花部落首领临死时发出的那一声嚎叫的,不过对此他并没有什么表示。

    只是抬头望声音传来的大致方向那里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就继续在那里打瞌睡了。

    黑石部落首领是一个过来人,而且还是一个从出生就经历着集体生活的人。

    这些年里,他不知道亲身经历和见识了多少这样的事情,对于这些早就已经有了很强的承受能力,知道这样的时候,发出什么样的声音都不足为奇。

    其余人大多都和黑石部落的首领想法一样,也正是因为如此,蓝花部落首领临死的那一声嚎叫,并没有引起人们去围观。

    不过这样的想法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

    听着远处树皮惊恐的喊叫,再看着他连滚带爬的在枯草丛里面跑着的样子,还在打瞌睡的黑石部落首领瞬间就精神了。

    “@#¥E!”

    他猛地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抓住身边插在地上的黑石武器,冲着周围大声的喊叫起来,而后拿着武器往踉跄着往这里跑的树皮那里跑去。

    带着深深的愤怒。

    因为刚才从树皮呼喊里,他听到了一个令他不能原谅的事情。

    这个事情就是,蓝花部落的首领,居然在没人的时候趁着机会抢夺树皮的武器!

    树皮现在是他们黑石部落的人,已经完全臣服了的那种,抢夺树皮的武器就是抢夺黑石部落的武器,作为黑石部落的首领,这样的事情他当然不能忍受。

    要知道,其余部落敢主动来抢夺他们部落的事情,在他们部落得到黑石武器,并充分的发掘出它的价值之后,就已经没有再发生过了,现在在黑石部落首领的眼皮子底下,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黑石部落的首领如何不愤怒?

    不过,愤怒之中还带着一些隐隐的激动。

    因为自从去年春天打下树皮所在的部落之后,就再也没有别的部落敢反抗他们部落了。

    也就是说,黑石部落的首领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和其余部落的人打过架了。

    自从发现自己部落越来越强大之后,越来越好战的黑石部落首领,觉得手已经痒痒的了。

    所以,此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往那边跑的极快。

    陡然间发生的事情,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随着树皮的不断惊呼,以及黑石部落首领的大呼小叫,其余人听到动静的黑石部落的人纷纷行动起来。

    有的黑石部落的人一把掀翻身上的蓝花部落的人,将他们按在地上。

    有的则是迅速的摆脱掉蓝花部落人的纠缠,朝着奔跑中的黑石部落首领飞快的跑去。

    “ERT#$?”

    跑的最快的黑石部落首领来到了树皮的身前,一把拉住了踉跄奔跑的树皮,让他停下,然后大声的询问他事情。

    此时的树皮面色惨白,额头之上冷汗岑岑而下。

    这不是他的演技太好,而是不久之前他往自己腿上插的那一箭下手够狠。

    而且扎进去之后,他并没有拔掉羽箭,而是带着腿上的羽箭往这边跑。

    这里地势虽然比较平坦,但是周围却生长着很密的杂草,这样的奔跑之中,插在腿里面的羽箭露在外面的地方,会不断的被杂草碰撞,那滋味就别提有多酸爽了。

    那里需要什么演技?因为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可比一部电视剧里面,一个白白嫩嫩的大小伙,从水井里面往外拉一桶水被累的满头大汗呲牙咧嘴逼真多了。

    这个那样大的小伙子,看装扮还是有功夫在身的那种,被一桶水累的呲牙咧嘴也就算了,关键是那小伙都被累成那样了,用来拴着捅从井里面往提水的绳子居然还是弯的、三十厘米就有一个非常明显对折的那种弯。

    一看就是刚解开捆的绳子。

    就算是坠着一个空桶,绳子也不可能是弯的啊,更别说是把一个白白嫩嫩的棒小伙累成这样的一桶水了。

    莫非那根用来往外提水的不是绳子,而是钢筋?

    这样的演技真的是连原始人都比不过啊,放到树皮此时所处的位置,一定摆脱不了被黑石部落首领以及其他人发现真相,然后被杀死烤吃的命运……

    看到树皮腿上深深插进去的羽箭,以及顺着腿流淌下去的鲜血,黑石部落的首领更加的愤怒和兴奋了。

    这树皮,他还有他们部落的人想怎么打都可以,但是其余部落的人敢这样打就是不成!

    更别说这个出手打人的,还是一个臣服于他们的部落首领了!

    然而,当黑石部落的首领一手搀住一瘸一拐不断抽凉气的树皮,另外一只手提着黑石武器来到被那被压倒了一片枯草的地方之后,却忽然愣住了。

    因为没多久之前还跟她一起钻过草丛、抢夺了树皮武器,并把树皮给用羽箭刺成这样的蓝花部落的首领,已经死掉了。

    躺在枯草丛里一动不动,胸口处还插着一支羽箭。

    这支羽箭扎进去很深,比刺进树皮腿里面的那根都要深。

    这样的一幕让想要亲自教训胆敢抢夺他们部落的武器,并且还把树皮刺成这样的蓝花部落首领的黑石部落首领非常的意外,同时还觉得有些扫兴。

    “¥5#¥4?”

    这时候已经有其余黑石部落的人跑了过来,都看到了眼前的着一幕。

    黑石部落的首领望着树皮开了口,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5SE……”

    面色惨白,汗水往下直流淌的树皮开始出声说道,声音里都带着颤抖,开始讲述卑鄙的蓝花部落首领,是如何趁着他没有力气的时候来抢夺他放在一边的弓箭。

    他发现了之后又是如何进行争夺的,争夺的途中,两人是怎样捡起从箭囊里面掉落的羽箭进行互刺的。

    以及被蓝花部落的首领刺中腿之后,他是如何胡乱的刺出手里的羽箭,然后从这里逃跑进行求救的……

    在说这些的时候,树皮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从喉咙眼里跳出来了,紧张的浑身都在颤抖。

    他极力的想要摆脱这种状态,只可惜,越是努力,这样的状态就越明显。

    这样他更加的心惊胆颤,生怕被黑石部落首领这些人看出了什么。

    树皮担心白费了,他的这种反应落在黑石部落首领等人的眼里,反而是觉得他说的话更加的可信了。

    任谁刚刚经历了一场这样的事情,状态都不会别比树皮好到哪里去。

    更何况树皮腿上还插着一个羽箭了!

    黑石部落的首领听了树皮的讲述,又看了地上散落着的这些羽箭,以及被折断的那只羽箭。

    随后蹲在死不瞑目的蓝花部落身前,伸手去拿被蓝花部落首领握着的弓。

    拿了一下没有拿掉,就伸手去掰蓝花部落首领的手指。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一根手指掰开。

    人都死了,还握弓箭握的这样紧,这肯定是抢夺弓箭无疑了!

    “#¥45!”

    黑石部落首领愤怒的咆哮着,放下手中的黑石武器,对着已经死去的蓝花部落的脸,左右开弓的连着抽打了好几耳,把瞪着眼睛的蓝花部落首领头,抽的一歪一歪的。

    “#¥5dc!”

    就这这个时候,那边响起了其余黑石部落人大声喊叫。

    黑石部落首领一把握住黑石武器猛地从地上站起身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有十几个人在朝着远处疯跑。

    这些疯跑的是蓝花部落的人。

    此时的他们惊恐极了。

    他们可都是知道自己的首领这次想要干什么的,这时候忽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动静,并且一直没有见到他们首领出来,不用想就知道是他们的首领出事了。

    谋划黑石部落的工具,并且刺伤黑石部落的人,如今被黑石部落的人发现,再想想黑石部落残暴的样子,这些蓝花部落的人一个个都腿肚子打颤。

    一开始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想着在这个时候头也不回的逃走的,但是在一个人带了头之后,其余的人不由自主的就跟着一块跑走了,生怕跑的慢了就被杀死在这里。

    由于之前的时候,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做的事情都有些过于不能描述,所以导致这时候发足狂奔的时候,浑身上下非常的清凉。

    他们不跑还好些,这样一跑更加坐实了他们心虚没干好事的事实。

    听到了自己部落人的呼喊,又看到了这样一幕的黑石部落首领更加的愤怒了。

    他大声的咆哮着,拎着武器就朝着那些做了坏事就想跑的蓝花部落的人追赶了过去。

    其余黑石部落的人也都相应他们首领的号召,一起愤怒的嚎叫着追赶而去。

    一时间这里只余下了瘸着腿站在这里的树皮,以及躺在那里双目无神的望着天空的蓝花部落首领。

    “呼!”

    又在这里强撑着站了一会儿,待到黑石部落的人都跑远了之后,树皮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腿上一软,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扭头看着躺在这里一动不动看着天空的蓝花部落首领,树皮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本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笑,但是在此情此景之下,看起来却显得很是诡异。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非常的幸运,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那样的硬气。

    同样是不围兽皮的发足狂奔,有的人极为惊险的摆脱了黑石部落众人的追赶,有的人则在被追赶的途中就被人给杀死了。

    那些被打到在地、被黑石部落的人牢牢按住的人,在死亡的威胁之下,浑身都在颤抖。

    根本不用黑石部落的人过多的询问,他们就已经浑身发抖的把所有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在弄明白了蓝花部落的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之后,被人抬过来的树皮,满心都是惊奇。

    这样的发现实在是太令他意外了。

    自己不过是根据当时的情景,急中生智想出了这样的一个办法来进行遮掩而已,却没有想到,蓝花部落的首领,居然真的想要对自己做些什么。

    怪不得这次的事情会这样的顺利,怪不得蓝花部落的首领会这样的顺从,原来在自己谋划着她的时候,她也在谋划着自己。

    这下子可好了,自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惊奇之后的树皮,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

    幸好他不是穿越者,并且也没有看过,不然的话一定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主角,而且还是带有光环的那种。

    “#¥5w!”

    黑石部落的首领来到树皮跟前,伸手用力的在树皮的头上拍了拍,同时口中还在不住的对树皮进行夸奖。

    说树皮这次做的非常的好。

    不管是不是困了觉,胆敢谋划他们黑石部落的东西,还出手抢夺他们的武器,并刺伤人,那么那个人就一定不能被放过,不仅仅是那个人,那个人所在的部落也不行。

    所以对于树皮这次为了保护住自己部落的武器,拼着受伤也要和蓝花部落的首领进行殊死搏杀,并且在受伤的情况下,反败为胜,杀死了该死的蓝花部落首领的行为,黑石部落的首领,以及黑石部落的其他人都是非常的欣赏。

    经过这样的一次事情之后,黑石部落的人对树皮接受的更深了,已经真正了把他当作了自己人,并且还不是在部落里垫底的那种。

    这又一个意外的惊喜,再一次将树皮砸的有些晕了。

    “%7#4……”

    继黑石部落首领之后,其余黑石部落的人也过来排着在树皮的脑袋上用力的拍拍,并且有的还说上一些过去给蓝花部落教训的事情。

    原始人做事情都是非常干脆的,尤其是像黑石部落这种已经在一个地域内称霸,如今却被小弟挑战了尊严的部落,做起这样的事情来,更是干脆的一塌糊涂。

    第二天一早,黑石部落的首领就拿着他惯用的那一把黑石武器,带着部落里一半的人,朝着蓝花部落杀去了……

    树皮腿上的羽箭已经拔了出来,一截子肿的明晃晃的。

    此时半躺在铺设了兽皮地方上的树皮,看着带着人一路滚滚朝着蓝花部落而去的黑石部落首领的背影,显得苍白了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次发生的事情,真的是令他感到惊喜不断。

    他不过是想要将蓝花部落的首领给杀死,并且已经存了受到处罚或者是直接被杀死的念头,谁能想到事情居然变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

    杀死了蓝花部落首领之后,自己不仅仅什么事情都没有,反而还被黑石部落的人给彻底的接纳了。

    而且倒霉的不光光是蓝花部落的首领,就连整个蓝花部落都为之遭殃了。

    这可真的是完全超出了所想所要!

    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树皮心里别提多美气了,就连腿上的箭伤都不觉得有多疼了……

    那些昨日里从黑石部落的追赶中侥幸逃脱的人,幸运并没有持续下去。

    此时还是初春,温度和冬天的时候相比确实是提高了一些,但整体上气温还是非常的低,最起码还没有达到身上什么都不围,就能够在大自然里自有奔跑的程度。

    所以在前往蓝花部落的路上,黑石部落的首领他们见到了两具蓝花部落人的尸体。

    其中一具比较完好,另外一具已经被不知道什么野兽给啃噬的不成样子了。

    这样的发现让黑石部落的首领以及其余一些黑石部落的人,觉得心情非常舒畅……

    留在洞穴里的蓝花部落的人,期盼着首领她们归来,带回来那些好用的工具,改善他们生活的时候,黑石部落首领过来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