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武氏春秋录信息页 > 武氏春秋录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两百六十八章 洞外密语起底原委 蛊物噬心反成姻缘

    武维义听得他们三个人皆是语焉不详,一时倒也有些摸不清状况。但见杜宇这般恼怒,知道这墨翟定是坏了什么事,因此瞪了墨翟一眼,并是与他发问言道:

    “究竟发生了何事?”

    但见墨翟满脸赤红,不由自主的咬住嘴唇,撇了一眼身边的仰阿莎,又立即缩回了头,一声不吭。而只听得仰阿莎却是又在替他规劝回护道:

    “他未曾做得什么错事,武先生和杜宇姐姐也不要再逼问于他了……”

    杜宇眉头一蹙,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只听武维义语气充满了怒意:

    “正所谓‘有过必悛,有不善必惧’,似你这般,犯了错却连认都都不敢认,可当真是再丢人不过!”

    (有了过错一定痛改前非,干了坏事一定觉得害怕。——出自《国语·楚语》)

    墨翟羞愧难当,而且说到底毕竟只是个年不足二八的破瓜少年,又岂能经得起这般责辱?眼看他好似就是要哭了出来,武维义却还想再说,却被杜宇一个眼色止住。

    知道杜宇必是看出了其中的缘由,武维义见状,虽然奇怪,但一番言语到得嘴边,却又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这气氛委实是令人有些尴尬,仰阿莎和墨翟他二人之间明明有事,但一个遮遮掩掩,另一个亦是缄口不言。武哲多年纪最小,虽是有些早熟,却也不懂得这些,当即随口问道:

    “究竟是发生了何事?他二人为何这般支支吾吾的?”

    大家都认为这件事别有隐情,这般当众说出来,也许多有不便,戌僰则是说道:

    “敢问公主,此间山洞大不大?”

    “倒不算小,足够我们容身。”

    杜宇说完,戌僰和白乙已经率先前往查看,不一会儿,便将里面收拾妥当,且在挨着洞口处又重新生了一堆火来,这个山洞显然比之前那个更为安全隐蔽,藏身于此,再合适不过。

    杜宇将仰阿莎搀扶着重新进了洞,端坐下来便帮仰阿莎简单的清洗梳理了起来。武多同和白乙前去猎食,而武哲多则坐在仰阿莎身边,一对眼睛滴溜溜转,打量着仰阿莎。而仰阿莎一脸的心事重重,也并不在意。

    过不多时,杜宇又起身,随手轻慢的朝着武维义挥了一挥。武维义心领神会,便跟在她的身后一起出到洞外。此时,武维义早已是迫不及待的低声问道:

    “宇儿,墨弟和阿莎姑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如此古怪?观他们此番言行,也不似是发生了什么矛盾而起了争执啊!”

    杜宇微微叹息,说道:

    “宇儿自也不敢妄言,但……他们之间也许的确是发生了什么……”

    武维义纵是计谋百出,又有杜宇这般倾心之人,但有关这方面的事情终究还是迟钝不少,不禁问道:

    “什么?那到底是什么?”

    杜宇细思一阵,说道:

    “方才宇儿在洞中,发现仰阿莎肩头有伤。血迹虽是已干,但伤口却是极易分辨,定是一处咬伤。而且咬痕不大,亦甚是明晰,绝非寻常猛兽所为。”

    武维义不由得又是吃了一惊,却听得是越来越迷糊,急忙问道:

    “咬痕不大……那……莫不是为林中的蜇物所伤?……不对,要说这林间的虫物,又岂能伤得了她?”

    杜宇听得武维义在那是自言自语的分析了一通,不由得是苦笑一声,又与他摇头说道:

    “哎呀,我的傻武郎呀!……宇儿都说得这般明白不过了,若非是墨弟所为,阿莎妹妹她又何必是这般遮遮掩掩?……墨弟他又如何会是一脸的羞愧之色而难以启齿?这其中之关窍,武郎这般聪敏,难道还想不明白?”

    武维义听到这话,不禁是恍然大悟!但是转念一想,却依然有些不解的问道:

    “原来如此!……但……墨弟他无缘无故的,又为何要咬伤阿莎?”

    杜宇青领微颤,摇头道:

    “当时墨弟救走阿莎妹妹,我们都是亲见的。墨弟于那样的境况之下,又岂能用常理来推的?武郎何不再回想一番,当日你与柯迩震西、柯迩寨主,三人合力一处尚不能制住墨翟时,当时九黎尤女是否曾递有一物,瞬间便是制住了墨翟?”

    武维义立即是心下寻思回想了一番:

    “对了!……是那一方血布!对对对,正是浸了仰阿莎鲜血的血布!”

    杜宇闻言,立即是点了点头,并继续言道:

    “嗯……而这噬心蛊,宇儿亦曾问于毕摩。毕摩明言此蛊发作之时,人就会变得如同猛兽一般。而能解其蛊者,却唯有养蛊者本身之精血……此蛊往日里无甚作为,只需定时饮了蛊主之血,便可保得无恙……不过……此番墨弟他,定然还做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武维义闻得此言,隐隐之中已经是猜出一些什么,如果墨翟只是因为神志不清咬伤仰阿莎,两人尚且不会如此表现,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方会如此。

    “嗯……也罢,回头我再寻个机会,问一问墨弟便是了。宇儿也可从旁打探一番,若他们之间果真是发生了什么……便不能让墨弟是辜负了人家。”

    此言虽只是对着墨翟和仰阿莎的,但当他二人言罢,皆是侧目对了一眼,并是作得会意一笑。又见一轮皓月已是挂于深空,杜宇见得此景,不由得将手是挽在了武维义的身侧,头又往其肩上轻轻一枕,二人便这样于洞外是久久伫立不动……

    是夜,众人安歇,而墨翟却始终守在洞口,离得仰阿莎远远的。却又时常暗中观察仰阿莎这边的情况,而仰阿莎有意无意的也时常朝洞口瞥去,眼神中亦是流露出些许的关切之意。

    这若是放在以前,定是绝难想象的。以前他们二人时有斗拌,时有逗趣。虽说遇得危难也会互相照应,但如这般的情形,亦是实属罕见。

    ……

    原来,那一日墨翟蛊毒复发,抱起仰阿莎奔出了驿站。其实这一切的行为,都是墨翟受蛊之后的潜意识所为,他自己其实是毫无知觉的。

    待墨翟是一路横冲直闯,来到了城门,那时宫内之变的消息尚未传出,因此城禁不甚严密。而那些守卫自是阻拦不住,被墨翟是抱着仰阿莎一路往外冲出。待摩雅邪传来酋令,开始封城之后,那些守卫又不敢声张。故而墨翟出城的消息,无论是武维义他们还是摩雅邪等贼人,都是一无所知的。

    墨翟抱着仰阿莎漫无目标的奔跑,也不知究竟奔跑了多久,途径一片又一片的灌丛林,丛中的荆棘时不时的划破二人的衣物和肌肤,然而墨翟却依旧是宛如未觉,只光顾着一路狂奔。

    最终,待其抱着人又奔出几里之后,还是力竭倒地,一时昏迷不醒。仰阿莎挣扎着挣脱开墨翟的双臂,又推唤了墨翟几声,墨翟此时已然是没了回应。

    仰阿莎不由得是慌了神,深知墨翟此状乃是噬心蛊毒发作,不禁暗道:

    “他如今所中蛊毒,皆是因我之故……或许,便似上次那般,饮些我的鲜血便会好些……”

    仰阿莎想到这里,救人心切,也不及细想,当即将自己的手臂咬出血,去喂食墨翟。

    本在昏迷中的墨翟遽一接触到血液,当即半迷糊的大口大口吞食起来。仰阿莎一开始还心生喜意,但紧接着却又突然害怕起来,没了意识的墨翟竟是突然紧抓住她纤细的胳膊,不断的吸食,丝毫没有要松开的迹象。

    仰阿莎担心自己会因此失血过多而亡,一时慌乱之下,伸出另一只手来,在墨翟的腋下三寸处的大包穴是出手重重一击!

    仰阿莎心想,上次便是这般的误打误撞将墨翟给打醒还魂了过来,此番理应是一个道理。岂料,墨翟受得此击,喉咙口竟是突然发出一声低吼,抬头睁开炯目看了一眼仰阿莎,眼神中亦是泛着一丝异样的狼意。

    仰阿莎毕竟年纪尚轻,看到如此光景,不由心生惧意。便想努力挣脱墨翟先跑远了再说,岂料墨翟骤然将仰阿莎扑倒在地,并且开始撕仰阿莎的衣衫。

    仰阿莎何曾见过墨翟如此模样,大惊失色,想要推开墨翟,却又哪里能推得开?墨翟此刻的力气,恐怕世间尚无一人可抵!墨翟兽性大发,撕碎了仰阿莎的衣物,而自己身上的衣服本也早已被丛中的荆棘扯去七八。两人几乎一丝不挂的贴在一起,仰阿莎被墨翟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呵斥几句自然更是无济于事。

    是夜,明月本该浩然当空,但此刻却是躲进了云后,仿佛是知了羞怯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