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美食诱获信息页 > 美食诱获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1500章 争罗佩射箭挪己引弓

    听到这个乞丐竟然说出这些藐视他们的话来,求婚人无不烦蛮愤恨,担心他会拿起油亮的器械,挂弦上弓,真的成功。

    当然他们是不相信的,但是,万一事有意外呢?

    还有,那位大能者做事,不安常规的时候,也是十有一二!

    所以,结局很不确定。

    那个时候,提努斯开口辱骂,喊道:“你缺少心智,该死的陌生人,连一点都没有!

    “让你坐着吃喝,平安无事,和我们一起,比你高贵的人们,不缺均等的餐份,只是听着我们讲话,我们的谈论,须知别的乞丐或生人没有这份殊荣,如此这般,你还不知满足!

    “一定是蜜甜的醇酒使你伤『迷』,正如它也使其他人恍惚,倘若狂饮滥喝,不知节度。

    “美酒曾使马人精神恍惚,着名的鲁提昂,在心胸豪壮的里苏斯的宫府,其时正面会拉庇赛人,头脑被酒精冲昏,狂『迷』中做下许多恶事,在里苏斯家中。

    “英雄们悲愤交加,跳起来把他抓住,拖过前厅,攥到外头,割下他的鼻子和耳朵,用无情的青铜,将他处罚!

    “那些马人被酒灌得稀里糊涂,头脑昏『乱』,疯疯癫癫,受难于心智的『迷』钝自那以后,马人和凡人之间种下怨仇,鲁提昂可算是吃亏于酗酒作恶的第一人。

    “所以,我宣称你会大难临头,倘若你弦挂这把弯弓你不会受到殷勤的礼待,在我们的乡土我们将把你押上黑船,交给王者开托斯,此君摧残所有的凡人,使你脱身无门!

    “为了你的好处,你还是静静地坐着,喝饮你的醇酒,不要和比你年轻的人争斗!”

    听罢这番话,谨慎的罗佩答道:“此乃非宜非义之举,提努斯,不应轻辱己明的客人,不管是谁,来到我们宫中,我们都会款待,一视同仁。

    “你以为这位生人,信靠他的勇力和双手,弦挂挪己的长弓,试想把我带回家门,作为他的妻从?不,他可不存这种想法,在他心中。

    “谁也不要为此伤心,你等食宴的人们,都很清楚,这种想法实乃无中生有。”

    听了罗佩这番话,马科斯,鲁波斯之子,答道:“里俄斯的女儿,谨慎的罗佩,我们并不以为他会把你带走,此事非系可能。

    “但是,我们羞于听闻男人和女子的风言,惟恐某个族人,比我们低劣的乡胞,如此谈论:瞧,那帮求婚的人们,追求一位雍贵者的妻子,是何等的无用,他们甚至无力挂上漂亮的弦弓!

    “其后,另有一人,一个要饭的浪者,打别处过来,轻而易举地挂上弦线,一箭穿过铁斧,成排的眼孔。人们会如此议论,这将是我们的耻辱。”

    听罢马科斯这番话,谨慎的罗佩答道:“这帮人不会,马科斯,绝不会有佳好的名声,在国民之中他们吞食别人的财产,羞贱别人,一位王者的客人。

    “所以,为何把此事当做责辱?这位生人长得高大,体形魁梧,声称有一位高贵的父亲,是他的家族来源,我今天虽然落魄,当年可是意气风发。

    “来吧,给他油亮的弯弓,视看结果如何,这事我来作主,我的我的儿子己明。

    “我有一事相告,此事将成为现实倘若他挂弦上弓,那是阿波罗大能天使给他的这份光荣!

    “那么,我将给他一件衫衣,一领披篷,精美的衣裳,给他一杆锋快的标n,防御人和狗的扑打,还有穿用的鞋子和一柄双刃的铜剑,送他出门,前往要去的地方,不管何处,受心魂的驱怂。”

    听到罗佩如此这般说话,善能思考的己明答道:“国人和族人当中,我的妈妈,谁都没有我的权大处置这把弓驾,决定给与不给,凭我的愿望。

    “无论是本地的权贵,家住岩石嶙峋的北山,还是外岛的来人,离着厄利斯,马草丰肥的地方谁也不能『逼』我违心背意,即便我决意把它送交客人,成为他的所有,带着出走。

    “回去吧,『操』持你自个的活计,你的织机和线杆,还要催督家中的女仆,要她们好生干活。

    “至于摆弓弄箭,那是男人的事情,所有的男子,首先是我,在这个家里,我是镇管的权威。”

    罗佩听了儿子的话,走回房室,惊诧不已,将儿子明智的言告收藏心底,返回楼上的房间,由侍女们偕同,哭念挪己,心爱的丈夫,直到羊眼天使送出睡眠,香熟的睡意把眼睑合上。

    就在这边被己明一锤定音以后,高贵的牧猪人拿起弯翘的『射』弓,携着行走,引来一片喧喊。

    宫中所有求婚的人们,都惊诧不已,某个狂傲的年轻人开口说道:“你打算往哪行走,带着弯弓,你这疯游的家伙,该死的牧猪人?

    “将成为狗群的食肴,那些由你亲手喂养的疾跑的狗,傍着你的猪群,在众人不去的地方,倘若阿波罗天使对我们开恩,还有大能的各位天使!”

    他们言罢,牧猪人送回弯弓,放在原来的地方,心里害怕,耳闻这许多人们,对着他喧喊,在主人的房宫,他牢记挪己的话,并没有退缩。

    但是,己明在另一头开口发话,威胁道:“带弓行走,我的伙计,你不能听从每个人的呼号否则,虽说我比你年轻,也会把你赶往郊野,用落雨般的石头,我比你强壮!

    “但愿我更加强健,双手更能战斗,比所有求婚的人们更强,那些死赖在我的宫中求婚者!

    “如此,我便能把他们赶出家门,狼狈逃窜,用不了多少时辰,他们图谋我们的灾凶。”

    己明说完这些话,求婚人全都乐不可支,对他哈哈大笑,消缓了心头的恼怒,对己明的愤恨牧猪人拿起弯弓,穿走宫中,行至聪颖的挪己身边,递出手中的家伙。

    随后,他唤过克蕾娅,主人的保姆,说道:“谨慎的克蕾娅,己明要你闩上关合紧密的厅门,你赶紧去办吧,不要有任何误差!

    “此外,倘若有人耳闻厅里呻喊击撞之声,那是男人们拼打在里头,你就对那些女人发出警告,告嘱她们不要惊跑出来,而要静留原地,『操』做手头的工作。”

    牧猪人说完,克蕾娅二话不说,马上回去拴住门面,堵住精固的厅堂,大厅的出口。

    提俄斯跳将起来,悄悄走到屋外,关上围墙坚固的庭院的大门。

    他提起柱廊下纸莎草编绞的绳缆,用于弯翘的海船上禁锢船锚所用,紧紧扎住院门,然后折返回来,走回刚才起离的椅子,弯身下坐,望着挪己。

    只见挪己正在摆弄强弓,不停地转动弓杆,上下左右,察试它的每个部位,担心蠹虫侵食它的骨件,在主人离家的时候没有很好保养。

    那个时刻,那些求婚的人也在注意挪己,他们中有人望着自己的近邻,开口说道:“这家伙精明,知晓把玩nn的诀窍!

    “或许他有此般家什,收藏在家中,抑或他也想制作一把,瞧他翻弓的模样,上下左右,反复观看,这个要饭的乞丐,作恶的赖棍!”

    正当那时,人群中,另一个骄狂的求婚人说道:“我愿他不走好运,生活中收获甚微,就像他上弦的机缘,就着这把弯弓。”

    求婚者们如此一番议说,而足智多谋的挪己则拿着长弓,察视过它的每个部分,像一位谙熟竖琴和歌诵的高手阶别游『吟』诗人,轻巧地拉起编织的羊肠弦线,绷紧两头,挂上一个新的弦轴。

    就这样,挪己安上弓弦,做得轻轻松松然后,他动用右手,试着开拨弦绳,后者送回悦耳的音响,像燕子的重返老巢以后欢喜的叫声!

    求婚者们听到,感到心头一阵剧烈的楚痛,脸『色』变得苍白阴沉!

    就在这个时候,大能的天使送出预兆,一阵滚滚的雷声。

    历经磨难的挪己心花怒放,心知工于心计的天使已经给他送来兆头。

    他拿起一枚羽箭,让它『露』躺在身边的桌面,其余的仍然『插』息在幽深的箭壶。

    他拿起那根羽箭,搭箭上弦,拉动箭槽和弓线,从他下坐的椅面,对准目标,松弦出箭。

    那支羽箭轻松飞出,飞穿排列的斧头,从第一到最后一块,青铜的箭镞长驱直入,从另一头穿冲出来!

    挪己然后开口发话,对己明说道:“息坐宫中的客人,己明,不曾给你丢脸!

    “你看!我不曾错失目标,无须使出牛劲,吭吭哧哧地上挂弦线!

    “我仍然浑身是劲,不像求婚人讥说的那样,把我轻辱。

    “眼下已是整备晚餐的时候,给那些食客,趁着还有白日的光明。

    “饭后还有别的娱乐,舞蹈和坚琴,送给盛宴的伴友。”

    挪己说完,点动眉『毛』,己明见状,挪己的爱子,挂上锋快的铜剑,攥紧投n,站好位置,傍着座椅,在父亲身边,兵械闪出青铜的光芒。

    然后,卓智多谋的挪己剥下身上的破旧衣衫,跳上硕大的门槛,手握弯弓和袋壶,满装着羽箭,倒出迅捷的箭枝,在脚前的地面。

    他准备妥当,开口向求婚的人们,说道:“这场关键『性』的比赛,眼下终于有了结果现在,我将瞄击另一个靶子,还不曾有人『射』过,倘若我能出箭中的,银弓天使阿波罗给我这份光荣。”

    说完,他拉开一枚凶狠的羽箭,对着提努斯,那时他正打算端起双把的金杯,起动双手,以便喝饮杯中的浆酒,心中根本不曾想到死亡!

    谁会设想,当着众多宴食的人们,有哪个大胆的人儿,尽管十分强健,能给他送来乌黑的命运,邪毒的死亡?这可是惹起众怒的胆大包天行为!

    但是挪己的胆子,比那个包天的胆子还大!

    他瞄对此人,一箭飞去,箭中咽喉,深扎进去,穿透松软的颈肉,提努斯立刻斜倒一边!

    他受到箭枝的击打,酒杯掉出手心,鼻孔里喷出暴涌的血流,浓稠的人血!通灵王妃:吻醒妖孽王爷

    他伸腿一脚,蹬翻餐桌,散落所有佳美的食物,掉在地上,脏污了面包和烧烤的畜肉。

    求婚者们大惊,不由放声喊叫,厅堂里喧声大作!

    众人眼见此人倒地,全都从座位上跳将起来,惊跑在房宫,双眼东张西望,扫视精固的墙沿,但那里已没有一面盾牌,一枝n矛!

    他们怒火满腔,破口大骂,对着挪己喊叫:“你出箭伤人,陌生的来者,此举凶恶你将不再会有争赛的机会!

    “你惹了众怒,你将暴死无疑,你已『射』倒北山之郡青年中远为出『色』的英杰秃鹫会把你吞咽!”

    他们七嘴舌,满以为他不是故意杀害!

    好一群笨蛋,还在懵里懵懂,不知死亡的绳索,已经勒住他们每一个人的喉咙!

    挪己恶狠狠地盯着他们,答道:“我是此间主人挪己!你们这群恶狗,从来不曾想到我能活着回来,从东城地面,来找你们算账索命!

    “你们糟蹋我的家室,强『逼』我的女仆和你们睡觉,试图迫娶我的妻子!

    “而我还活在世上,既不畏统掌辽阔天空的大能者,也不怕凡人,子孙后代的责谴!

    “死亡的绳索已勒紧在你等每一个人的脖子上,今天你们恶有恶报,在劫难逃!”

    挪己说完,彻骨的恐惧揪住了所有求婚者的心灵,个个东张西望,企图逃避突暴的死亡。

    惟有马科斯开口答话,说道:“倘若你真是挪己,重返家园,那么,你的话语,关于我们这些人的全部恶行,说得公正妥帖,这许多放肆的行为,对你的家院,你的庄园,是极大的伤害。

    “然而,现在,此事的元凶已经倒下,提努斯,是他挑唆我们行事,并非十分心想或盼念婚娶,而是带着别的企望,此般念头,大能者不会让它成为现状。

    “他想伏杀你的儿子,自立为王,霸统在精耕肥美的北山城乡,如今,他已死去,得到应得的下场。

    “求你饶恕我们,我等是你的属民旧后,我们会征收物产,偿还你的损失,已被吃喝的酒肉,在你的厅房,每人支付一份赔送。

    “我们会付出二十头牛的换价,偿还所欠,拿出黄金青铜,舒缓你的心房,在此之前,我们没有理由责备,责备你怒满胸膛。”

    听罢马科斯这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恶狠狠地盯着他,答道:“马科斯,即便你给我乃父的一切,你的全部家当,加上能够收集的其他资产,从别的什么地方,即便如此,我也不会罢手,停止宰杀。

    “我会一直杀伐果断,直到仇报过所有求婚人的恶行,每一笔欠账!

    “眼下,你们可自行选择,是动手应战,还是拔腿奔跑,假如你们中有谁可以逃避命运和死亡。

    “我看你等逃不出惨暴的毁灭,全都一样!还是少做一些无谓的挣扎,给你们自己增加羞辱。”

    挪己说完,对手们腿脚发软,心力消散,但马科斯再次喊叫,对求婚者们说道:“很明显,亲爱的朋友们,此人不会闲置他那不可战胜的双手!

    “既然他已拿起油亮的弯弓和袋壶,他会开弓放箭,从光滑的门槛上,把我们杀光让我们行动起来,准备战斗!

    “所有人,都拿出勇士的气魄来,拔出铜剑,用桌面挡身,顶回致送暴死的箭镞,让我们一拥而上,争取把他『逼』离门槛边旁!

    “如此我等即可奔走城区,顷刻之间引发轰然的噪响,一片喧嚣之声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些,我们就能活命,刚才的放箭将是此人最后一次杀击!”

    马科斯如此一番呼喊,从胯边拔出锋快的劈剑,青铜铸就,两边各开刃口,对着挪己冲杀,发出粗野的吼叫,这也是他垂死的挣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爆发出他的悍勇。

    “与此同时,挪己『射』出一枚羽箭,击中他的前胸,从胸膛正面直透进去,飞驰的箭技扎人肝脏,马科斯铜剑脱出手中,掉落在地。

    “马科斯倾倒在桌面上,佝楼起身子,撞翻双把的酒杯,连同佳美的食物,满地落撒!

    “他一头栽倒在地上,带着钻心的疼痛,蹬动两条腿脚,踢摇带背的椅座不甘地拼命呼吸,试图阻止灵魂的漂离,不过,徒劳无功,死亡的『迷』雾瞬间把他的眼睛蒙罩。

    正在那个时候,诺摩斯趋身向前,面战光荣的挪己!

    他猛扑上去,抽出利剑,以为挪己会被迫后退,离开宫门!

    不料,己明却突然加入!他出手迅捷,投出铜n,从诺摩斯后边,击中他双脚之间,深扎进去,穿透胸背,后者随即倒地,轰然一声,额头撞打在地上。

    己明跳往一边,留下投影森长的n矛,扎在诺摩斯胸间,立刻转身回头,担心趁他拔n之际,连同森长的投影,某个求婚人会冲上前来,用剑杀伤,给他就近一击,当他俯身尸首的时光。

    然后,他大步跑去,很快趋近心爱的父亲,站在他身边,开口说告,用长了翅膀的话语告诉父亲。

    “现在,我的父亲,我将给你拿取一面盾牌,两枝n予,连带一顶全铜的帽盔,恰好扣紧鬓『穴』,头颅两旁,怎样战斗,你老人家自己决定!

    “我自己亦将披挂上阵,也让牧猪的和牧牛的伙伴穿挂我们将能更好地战斗,身披铠甲,手持n盾。”

    听了己明这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开口答道:“快去快回,趁我还有箭支在手,得以自我防卫他们会把我『逼』离门边,视我孤身一人!”

    挪己说完,己明服从了心爱的父亲,行往里面的藏室,存放着光荣的甲械,从中取出四面盾牌,枝n矛,外加四顶铜盔,缀着厚厚的马鬃,带着归返,很快便回到心爱的父亲边旁。

    己明首先披挂,穿上铜甲,两位奴仆也随之披上精美的甲衣,和他一样,三个人一同,站在聪颖的、足智多谋的挪己身旁。

    那个时候,挪己,手头仍有箭枝,得以自卫,不停地瞄『射』,在自己家里,箭无虚发,击杀求婚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成片地倒下。

    但是,当箭枝用尽,王者的弦上无所『射』发的时候,他放下弯弓,倚着门柱,柱端撑顶着坚固的宫房,弓杆靠着闪亮的屋墙。

    他挎起四层牛皮垫垒的战盾,搭上肩头,戴上精工制作的帽盔,盖住硕大的头颅,顶着马鬃的盔冠,摇曳出镇人的威严。

    随后,他『操』起两枝粗长的n矛,带着青铜的锋尖,整个一个全副武装的强大武勇。

    挪己站立之处,有一道建造精固的墙壁,上有一处边门,在隆起的地面,入口穿对坚固的厅房,沿着它的门槛,通连外面的走道,接着紧密关合的墙门。

    挪己命嘱高贵的牧猪人把守道边,注意那边的动静,因为通向边门的路子,仅此一条,绝对不能有失。

    其时,格劳斯放声喊叫,对求婚人说道:“亲爱的朋友们,是否可爬上边门,出去一人,传告外面的民众?这样,我们很快便可引发轰然的噪响,一片喧嚣之声刚才的放箭将是此人最后一次杀击!”

    听罢这番话,牧放山羊的西俄斯答道:“此事难以行通,卓越的格劳斯通往庭院的大门,精美的门面,离那很近,小道的出口很难穿走,一位斗士,倘若英勇善战,即可挡住众人的冲杀。

    “这样吧,让我从藏室里弄出甲械,武装你们,我知道,它们存放在屋里,别处没有,挪己和他光荣的儿子把它们放在里面。”

    说完这话,牧放山羊的西俄斯爬上大厅的楼口,进入挪己的藏室,取出十二面粗重的盾牌,同样数量的n矛,同样数量的铜盔,嵌缀着马鬃的盔冠,动身回头,出手迅捷,交给求婚的人们。

    看到这种情况,挪己腿脚发软,心力酥散!

    眼见对手穿甲在身,手中挥舞着修长的n矛他意识到情势严重,将有一场酷战。

    他当即送出长了翅膀的话语,对己明吩咐说道:“己明,宫中的某个女子,或是西俄斯,和那些凶恶的求婚者勾结,已对我们挑起凶险的战斗!”

    听罢老爸这番话,善能思考的己明答道:“此乃我的过错,父亲,不能责备他人我没有关死藏室,虽然门框的连合做得十分紧凑。

    “他们的哨眼比我的好用去吧,高贵的俄斯,关上房门,看看是不是某个女人,做下此事抑或,我怀疑,是西俄斯的作为,利俄斯的儿郎。”

    就这样,他俩你来我往,一番说告与此同时,牧放山羊的西俄斯走回藏室,拿取更多的甲械,高贵的牧猎人见他走去,当即告知挪己。

    他站在挪己身边,向他报告他的发现:“拉麦之子,大能者守护的后裔,足智多谋的挪己:又是那个歹毒的家伙,我们怀疑的凶魔,西俄斯溜进了藏室,盗走了甲胄。

    “实说吧,告诉我你的意图,倘若我证明比他强健,是动手把他杀了,还是把他抓来给你,让他偿付自己的种种恶行,谋设的全部丑事,在你家中,罪行累累。”

    听罢西俄斯这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开口答道:“己明和我会封住这帮傲慢的求婚人,顶住他们的狂烈,在宫厅之中,让他们不能得逞。

    “你等二人可去那边,扳转他的腿脚和双手,把他扔在藏室,将木板绑在身后,用编绞的绳索勒紧,挂上高高的房柱,直到贴近屋顶,傍着梁木。

    “如此,虽说让他活着,他将承受剧烈的痛苦。”

    帮手们认真听过他的训告,服从他的命令,走入室内。

    西俄斯仍在那里,却不见他们行来,因为他正在埋头搜寻武器,在藏室的深角之处,到处搜索,如同一只蹩脚的猎狗。

    他俩站等在房柱后面,贴着它的两边,直到西俄斯,牧放山羊的人儿,跨出房门,一手拿着一顶绚美的头盔,另一手提着一面古旧的战盾,盾面开阔,满是霉蚀的斑点。

    那只战盾,乃是英雄拉麦的用物,在他年轻力壮的时候,此盾一直躺在那边,皮条上的线脚早已脱落,今天却被这贼子偷走。最强神医在都市

    丝毫没有停隔,两人跃扑上前,将他逮住,揪住他的头发,拖进室内,一把扔在地上,由他熬受苦痛。

    二人绕出绞肉的绳索,拧过他的手脚,捆得结结实实,绑在背后,遵从拉麦之子的命令,卓着的、坚忍不拔的挪己,用编绞的长绳把他勒紧。

    然后,将他挂上高高的房柱,直到贴近屋顶,傍着梁木。

    其时,他们开口嘲骂,牧猪的俄斯道:“现在,西俄斯,现在你可以开始作一些白日美梦了!你可挂望从前的好日子。

    “那时,你整夜躺在舒软的床上,那本是该你领受的享遇,醒着迎来黎明,登上黄金的宝座,从诺斯河升起,在你通常赶来山羊的时候,给求婚的人们,食宴在厅堂里面。”

    就这样,他俩把牧羊人丢在那里,捆着要命的长绳,又关上闪亮的房门,披上铠甲,回头走去,来到宫室,站在聪颖的、足智多谋的挪己身旁。

    两军对阵,喘吐出狂烈,挪己等四人站守门槛,面对屋内大群犟勇的人们。

    其时,羊眼天使,前来造访,幻成门托耳的形象,摹仿他的声音。

    挪己心里高兴,见他前来,开口说话,喊道:“帮我解脱危难,门托耳忘了吗?我是你的朋友和伙伴,曾使你常受益处你我同龄,一起长大。”

    挪己如此一番言告,猜想他乃是羊眼天使,军队的统领。

    在厅堂的另一边,求婚者们高声喧喊,首当其冲的是格劳斯,斯托耳之子,呵斥道:“门托耳,别让挪己花言巧语,把你争劝,战打求婚的人们,为他卖命!

    “请考虑我们的话语,我们会做些什么,告诉你,此事将成为现实,当杀除了他们,这对父子,你也休想活命,倒死在他们之中,为你眼下的计划,打算在这座宫中,替他出力帮忙!

    “你将付出代价,用你的头颅,杀了你们这帮人后,用我们的铜械,我们将连带收取你的财产,这边的和别地的所有,汇同挪己的一切。

    “另外,我们不会放过你的儿子,让他活在家里,也不会幸免你的女儿,连同你忠贞的妻子,走动在北山之郡所有城邦。”

    挪己和求婚者战斗异常激烈,都被黑鹰国阴狸国还有野风国派到这里侦探敌情的情报人员汇报了回去,这个时候三国,或者是三个天使长,都已经知道了这里战况。

    尽管他们不在现场,可是知情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原因是他们有最快捷的情报传送渠道。

    那就是他们都用那些堕落天使中的小天使当作信使,那怕是几百上千公里的距离,他们一抖翅膀,喘一口气的时间都不用,就把信息送到了,比燕飞天的信息流星矢还快。

    消息来到智繇的手里,他正在用尽心机,将阴狸国的各种躁动的力量拢在一起,以便为他的目标全力以赴,而不是互相扯皮。

    但是,当时的阴狸国还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能称之为核心的领导核心组织,当然智繇自己的个人努力不算,他和师傅的沆瀣一气也不算。

    他需要的是一个具有严密的组织、铁一样的纪律、战斗力特别强的集体,什么时候都能够聚拢全国所有的力量,领导各『色』人众的斗争,并把它们引向胜利。

    阴狸国原来智繇曾经参加的社会帮曾经是一个中派类型的政帮,当时它在很激进的词句的掩盖下奉行着见风使舵有『奶』便是娘的大政方针,就是又便宜就上,吃亏的事情不干。

    这个政帮的领导权曾掌握在一些投机取巧之人的手里,但是他们实际上却让那些极为保守的社会帮成员获得行动上的自由,而那些社会帮成员所奉行的乃是反对任何具有根本『性』质的改变,尤其是他们还反对农民参与,不想给农民任何机会,让他们也获得一份利益。

    智繇却是心里非常明白,他们的那些主张和实践,就是一条自取灭亡的绝路。

    那个社会帮中的保守思想领袖们,事实上早在战争期间就已经同那些有钱的人同流合污了,因为他们的利益一致,而和农民的利益本质上互相矛盾。

    战后,他们除了破坏个中农民参与的活动、反对农民中有夺取nn的意图和行动以外,他们还阻碍建立一个全国范围的农nn盟。

    他们这些人施展各种阴谋诡计,使得不久前的农民诉求很大程度上没有实现,哪怕智繇对其全力支持,也作用不大。

    那些人甚至和阴狸国的敌对势力秘密协商甚至签署合同,一起对付那些农民的兴起,让那些为了改善自己的生存环境,不得不饿着肚子发起的行动,受到沉重的打击,遭到严重的失败。

    这个时候,智繇站了出来。

    他可不是为了农民而战斗,而是假装支持农民,为的是把这支中坚力量拉拢过来,成为自己的实现目标的工具。

    他的近期目标,就是建立以农民为基础,把各种力量都凝聚在一起,他决心在所有这些势力的簇拥下,在阴狸国建立最为强大的绝仇主义统治。

    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智繇鼓动虚伪天使出头,在阴山召集旧时政治上和行伍中的同伙150人,组织了一个自称为“战斗的野战无敌帮”。

    这个帮的宗旨是这样规定的。

    “用军队的组织,组成一个摧毁一切拦阻的攻坚团体,恢复阴狸国固有的国『性』,铲除任何对阴狸国怀有敌意的内部和外部势力。”

    初期加入这个政帮的家伙,多是一些亡命之徒,他们抱定决心摧毁敌对势力,在阴狸国建立铁血统治的信念,加入的时候,一个个杀气腾腾地宣誓。

    为了最大范围地招揽帮徒,虚伪天使和智繇一面用他掌握的报纸对“战斗的野战无敌帮”的宗旨进行鼓吹、宣传,一面挖空心思,为自己的帮取名为“绝仇主义政帮”,简称“绝仇帮”。

    绝仇帮的宗旨,也简称为“绝仇主义”。

    就此,一个强大、凶狠、邪恶的庞然大物,拔地而起。

    绝仇主意,集中了当时流行思『潮』中最为精粹的东西,表面了和敌人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决心,从而也解开了当时的贵族传统,哪怕心中恨之入骨,说起话来也是温温柔柔。

    这个绝仇主义,就是直指核心要害,不玩儿虚的。

    虚伪天使也一反常态,热心地为自己的政帮设计了一个独出心裁的帮徽。

    为了准确地表达他要表达的意思,虚伪天使甚至降低身份,跑到农田和那些那些正在干活的老农讨论他的设计,甚至十易其稿,才最终定案。

    最后的帮徽,就是一把锄头、一根铁镐、中间一根铁n,扎死一只田鼠,田鼠口中喷出临时之前的生命止血,一共十滴。

    因为这个帮徽是一个整体,十滴鼠血,不能离开其它图形单独存在,所有根据智繇的构思,它们都正好黏在十根鼠须上。

    那十根栩栩如生的鼠须不但把整个帮徽衬托的充满生命力,而且也可以看到他们的目标,也就是“绝仇帮”的潜在敌人是多么的老『奸』巨猾,十根鼠须,绝对世间罕见。

    因为这个设计特别醒目,让人过目难忘,以至于智繇的灵感进一步被触发,导致他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命名为“十滴子”,成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存在,以至于提到它小孩的夜哭可以治愈。

    至于帮徽中的锄头和铁镐,则是代表了他的农民基础,这是虚伪天使不虚伪的地方,完全吸收了农民的意见和感受,让他们一看,就知道这是他们的东西,自然而然起而支持。

    从此以后,哪怕最困难的时候,那些农民都和绝仇帮不离不弃,而虚伪天使和智繇在这方面,也做得想当不错,就是最得意的时候,也总是把农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优先考虑和照顾。

    这也是虚伪天使和智繇和那些其它帮派与众不同的地方。

    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兴起和运作,而且这些利益,毫无例外,都是和物质利益密不可分,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可是,这对师徒,对于物质利益的渴求,真的没有!

    所以,他们没有那些帮派如同附骨之蛆一样的问题与民争利。

    这也是为什么二人和农民的联盟一直牢不可破的原因。

    如果说锄头和铁镐代表了帮徽中的根基全国的农民,那么那根长n则是绝仇帮自己的象征。

    基本意思,就是表示绝仇帮就是从全国众多农民中脱颖而出,形成一个锐不可当的打击力量,不论遇到什么顽敌,都会被他们如同扎死那只田鼠一样,一穿而过,喷血而死。

    不过,这是帮徽定稿以后的官方正式说法。

    还有一个就是官方非正式说法,说那根长n代表的是女人用的缝衣针。

    当时阴狸国的女人地位虽然没有后世的那种男女平权,也绝对没有中华上国古代的时候那种男尊女卑,她们在农耕社会的地位不容小窥。

    那个缝衣针的设计,就是出之于以为英姿飒爽的奇女子之手。

    那个女子人称红樱子,敢于蔑视当世所有男子的存在,唯独对智繇芳心暗系。

    不过,智繇也是一个奇男子,从世俗的观点看,因为他只在乎他的目标实现,对红樱子的暗示不理不睬,整个一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明月照沟渠。

    那些都放下不提,单说红樱子的方案,就是一根大号缝衣针,含恨出手,一针扎了出去。

    不过扎的不是田鼠,而是一个负心郎!

    这个思路,无疑在当时是很超前的,因为普遍的认识就是,女人没有权利管丈夫,他找一个额外的女人,也是正常『操』作。

    ,

    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