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美食诱获信息页 > 美食诱获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1502章 贤罗佩谨慎巧试夫君

    于是,他把空腹的竖琴放在地上,让它躺在兑缸和嵌铆银钉的座椅间,一头冲扑上去,抱住挪己的膝盖,喊出长了翅膀的话语。

    他出声求道:“我在向你求告,挪己,尊重我的意愿,怜悯我的处境!

    “日后,你的心灵将为之楚痛,倘若杀了唱诗的歌手,我们为那些大能者,也为世间的凡人唱诵!

    “乃自教自会,但大能者给我灵感,说唱各种诗段。

    “我有这份能耐,可以对你演唱,就像面对大能的天使。

    “所以,我恳求你,请你不要性急暴躁,割下我的头颅!

    “己明,你的爱子,会告诉你这些,替我作证,我并非出于情愿,而是违心背意,为求婚人唱诵,就着宴席,在你家中。

    “他们人数太多,十分强健,逼我效劳。”

    游吟诗人说完,灵杰豪健的己明听到了他的声音,当即开口说话,对站在身边的父亲说道:“且慢,不要砍杀此人,用你的铜械!这位歌手清白无辜。

    “另外,我们亦不宜斩杀墨冬。

    “此人对我关心爱护,总是这般,当我尚是个孩子,在你的房宫。

    “除非提俄斯或牧猪人已把他杀掉,或正好撞在你的手下,当你横扫宫厅的时候。”

    己明说完这些宽恕的话,心智敏捷的墨冬听到了他的话音,其时正藏在椅子下,身上压着一张方才剥脱的生牛皮,躲避幽黑的死亡。

    他动作迅捷,从桌底爬走出来,拿掉牛皮,冲跑过去,抱住己明的膝盖,用长了翅膀的话语,出声求道:“我在这儿,亲爱的朋友,切莫动手!

    “请你劝说你父亲,瞧他这身力气,不要把我杀了,用锋快的铜剑,出于对求婚人的愤恨。

    “他们一直在损耗他的财产,在他的房宫;这帮笨蛋,根本不把你放在眼中。”

    听罢墨冬这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咧嘴微笑,答道:“不要怕,己明已为你说情,救你一命,让你心里明白,亦能告诉别人,善行可取,远比作恶多端。

    “去吧,走出宫门,坐在外面,离开屠宰,置身院内,你和多才多艺的歌手。

    “让我完成这件必做的事情,在宫居之中。”

    挪己说完,两人抬腿离去,走出房宫,坐在强有力的大能者的祭坛边,举目四望,仍然担心死的临头。

    挪己扫视家内,察看是否还有人活着,躲过幽黑的死亡。

    只见他们一个不剩,全都躺倒泥尘,挺尸血泊,像一群海鱼,被渔人抓捕,用多孔的线网,悬离灰蓝色的水波,撂上空广的滩沿,堆挤在沙面,盼想奔涌的大海。

    无奈太阳天使的光线,焦烤出它们的命脉。

    就像这样,求婚人一个压着一个,堆挤在一块,死亡彻底笼罩了他们。

    看到了所有这些,足智多谋的挪己言对他的儿男,说道:“去吧,己明,叫来保姆克蕾娅,以便让她知晓我的想法,遵听我的嘱告。”

    挪己说完,己明服从心爱的父亲,打开门面,传唤保姆克蕾娅,要她前来。

    “起来吧,年迈的妇人,前来这边,你督察所有女仆的活计,在宫居里面。

    “来吧,家父要你过来!他有事吩咐,让你知晓。”

    己明说完,克蕾娅说不出长了翅膀的话语,但她打开门面,洞开建造精固的大厅,抬腿出去,己明引路先行,走在她前面。

    她找到挪己,正在被杀的死者中间,满身泥秽血污,像一头狮子,食罢野地里的壮牛,带着一身血斑走开,前胸和双颊上猩红一片,嘴脸的模样看后让人心惊胆战。

    就像这样,挪己的腿脚和双手血迹斑斑。

    眼见死人和满地的鲜血,克蕾娅发出胜利的欢呼,辉煌的战绩使她心欢,但挪己制止她狂叫,不让她喧喊,尽管她一厢情愿。

    挪己送出长了翅膀的话语,开口说道:“把欢乐压在心底,老妈妈,不要高声叫喊,此事亵渎那位大能者,我们活人不要对着被杀的死人炫唤!

    “他们已被摧毁,被天定的命运和自己放肆的行为!

    “们不尊重外来客旅陌生人,无论是谁,不管优劣,凡是来到他们身旁他们都会虐待!

    “所以这帮人悲惨地死去,得咎于自己的狂蛮。

    “现在,我要你告知宫中女仆的情况,哪些个清白无辜,哪些个玷污了我的门楣。”

    听了挪己的这个要求,克蕾娅,他所尊爱的保姆,答道:“好吧,我的孩子,我将对你回话,把全部真情告说。

    “你有五十名女仆,在宫中生活,我等训授她们活计,教她们梳理羊毛,学会忍受,做好奴仆的工作。

    “她们中,十二人走了不轨的邪道,无视我的存在,甚至把罗珮撇在一旁!

    “明甫及成年,母亲不让他管带女性的侍从。

    “好吧,让我去那楼上闪亮的房间,告知你的妻侣,某位天使已使她入躺睡床。”

    听罢这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开口答道:“先不要把她叫唤,可去召来女仆,那些个不要脸的东西,要她们过来。”

    挪己提完要求,老妇遵命走去,穿行房居,传话那帮女子,要她们去往主人身前。

    功夫不大,所有这些仆女全都来到,战战兢兢两腿打颤呆立挪己面前。

    其时,挪己叫来己明,连同牧猪的和牧牛的仆人,开口说道,用长了翅膀的话语:“动手吧,抬出尸体,嘱告女人们帮忙,然后涤洗精美的桌椅,用清水和多孔的海绵擦搓。

    “接着,当清理完宫房,使之恢复原有的序貌,你可把女仆们带出精固的家居,押往圆形建筑和牢不可破的院墙之间。

    “在那里,你可以挥起长锋的利剑,尽情劈砍,把她们全都杀光,使其忘却床上的热忱,这帮贱货,偷偷地睡在求婚人身旁!”

    挪己说完,那些被指证铁定受到惩罚的女人们,被推搡着出来,挤作一团,哭声尖厉可怕,泪水成串地掉落。

    首先,她们抬出尸体,所有死去的人们,放在围合精固的院里,它的门廊下,堆成垛子,一个叠着一个。

    挪己亲自指挥,催督她们,迫使他们搬出尸首,这些都是和她们有牵连的男人。

    那些仆女被己明率领猪倌、羊倌监督和驱使,身不由己,接受惩罚,清理那些被杀的求婚者,包括与她们有染的那些男人。

    她们眼看那些熟悉的人已经惨死倒毙在浓稠的血浆中,在也没有半点儿声息,他们的眼睛如同饲死羊永远不能瞑目的泛白珠子一样,向着某一个方向凝视。

    曾几何时,那都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现在已经与世隔绝,进入地狱,住进了冥府。

    她们一个个瞎的要死,心中的惊怕与羞辱可想而知,如果有一丝可能,她们也会放下工作,逃之夭夭,哪怕是死,也要死在一个没有如此恐怖的地方。

    但是这就是她们的命运,在主人不在的时候任意张狂,跟着那些求婚狂人放纵自己,现在恶有恶报,自己的做的就要自己承担。

    她们费尽了心力,才搬走那些死人,把地上的污血清除,紧接着,她们又被命令涤洗那些精美的桌椅,要把它们彻底清洁,和原来一样。

    她们必须用清水和多孔的海绵将那些桌椅和任何大厅中的家具全面擦搓,直到那些家具上再也看不到一点一滴那些求婚人喷洒的脏血。

    然后,己明,会同牧猪的和牧牛的伙伴,手操平锨,铲刮建造精固的房居,它的地面,把那些浸透了血迹的表层全部铲除,不管是坚硬的地基土壤,还是木板的表面一层。

    那些女仆们依然不能休息,她们连续劳动,而且更为繁重,就是负责把那些男人刮下的脏物,全部搬出门外,扔到没有人烟出没的地方。

    那些死人的东西,都被晦气侵染,绝对不能和活人混在一起。

    当洗理完面积广袤的房宫,使之恢复原有的序貌以后,那些男人就开始干下一件重大事情。

    他们把那些累得半死的女仆集中在一起,带出精固的房居,押往一个特殊的地方,居于圆形建筑和牢不可破的院墙之间,将她们逼往一个狭窄的去处,谁也不得逃脱。

    主持这件事情善能思考的己明开口发话,说道:“我要结果她们的性命,这帮女子,背叛了主人,和那些求婚人同流合污,断不能让她们继续在这个世界存活。

    “不过,我不会让她们死得痛痛快快;她们的死是罪有应得,虽然那些该死的女仆,奢想痛痛快快地死去,也是苦求不得。

    “她们在那些求婚人甚嚣尘上的时候,忘记了自己的本分,干出逾越本位的事情,肆无忌惮地把耻辱泼洒在母亲和我头上。

    “这些不要脸的东西,竟然无耻地睡躺在求婚人身旁,求得一时的恣意欢畅,全然没有对公义惩罚的恐惧!”

    己明说完,抓起一根巨大的绳缆,本是乌头海船上的用物,先将绳缆的一头绕紧在粗大的廊柱上,让它牢不可脱,使用特殊的栓系技术。

    又将绳缆的另一头连系着圆形的建筑的坚固的主子上,让这跟长大粗壮异常结实的绳缆围绑妥当悬空在高处,又用另外的绳索,单独对付每一个女仆,将那些耻辱的女人捆绑悬空吊起。

    经过这番处置,这些女人,人人脚腾空,像一群翅膀修长的鸫鸟,或像一群鸽子,试图栖身灌木,却扑入了猎人抓捕鸟兽的线网。

    她们和那些恶人睡眠片刻欢娱的企愿,给她们每一个人都带来悲苦的结果。

    就像这样,这些背主女仆的头颅悬吊半空,排成一行,每人一个活套,围在她们细长的脖圈上,不得解脱,将她们羁留锁拿到她们该去的地方。

    她们的死亡堪属那种最可悲的样式,开始的时候还可扭动双褪,挣扎一番,可是这段时间却极端短暂,只有那么几下,就气绝身亡。

    然后,牧猪人和羊倌,两个人从监禁之处,带出因为偷盗兵器而被监禁的西俄斯,就那个背叛主人的牧牛人,穿走庭院和门廊之间,要将他弄到一个合宜的所在,对他进行他该得的惩罚。

    到了门外一个空旷之处,二人挥起无情的铜剑,先将西俄斯剁去鼻耳,又割下他的**,作为喂狗的食料,扔给那些等待的野狗。

    随后,又将他截断四肢,带着他们心中的狂暴,发泄原来牧牛人西俄斯猖狂时节不得不对他忍耐下来的愤怒。

    猪倌和羊倌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没有必要道貌岸然,只是如同小人物一样遵从小人物的行事方式,逮住机会就快意恩仇便是。

    大家做完所有这些脏活以后,他们没有歇息,紧接着,他们就开始消除自己身上的秽气,彻底洗净手脚,然后一起走入挪己的宫房之内。

    直到这个时候,报仇雪恨这件大事,才算告一段落。

    进入挪己的居室以后,挪己发话尊爱的保姆,对克蕾娅说道:“你赶快弄些硫磺给我,老妈妈,那个东西,是专门平治凶邪的用物!

    “还有,再给我弄来一根火把,让我烟熏厅堂!

    “对了,还要请罗珮过来,带着她的传女,让屋里所有的女仆,到此集中。”

    听罢挪己这番话,克蕾娅,他所尊爱的女仆,答道:“你的话条理分明,我的孩子,说得一点不错。

    “来吧,让我先给你拿一件衫衣,还有一领披篷,我不要你站在富丽堂皇的华美宫中,宽阔的肩上却披着破旧衣衫,如此不协调,人们会惊责你的仪容。”

    听罢这克蕾娅番话,足智多谋的挪己开口答道:“老妈妈,你说得好!但是,在此之前,先给我弄来一根火把,在我的宫中,我要先将那里的空气弄得适合停留下去。”

    克蕾娅谨遵不违,挪己所尊爱的保姆,很快取来硫磺火把,让挪己接握在手,净熏宫居。

    挪己动作迅捷,而且熟悉环境,很快就把这里的宫室里里外外,包括厅堂、房居、和院落,全都来上一遍。

    老妇穿走厅居,走过挪己绚美的房宫,把口信带给女仆,要她们赶快集中。

    那些女仆走出厅房,手握火把,围住挪己。

    她们认出挪己,伸手拥抱,欢迎他回返家中。

    这些女仆和主人阔别多年,今日终于重逢,感情热烈,亲吻他的头颅、肩膀和双手。

    悲哭的念头,甜美的企望,使挪己也不由放声嚎哭。

    因为就这这片刻时间,挪己已经认出了每一个仆人。

    老妇放声大笑,走向楼上的房间,打算告诉女主人。

    可是罗佩钟爱的丈夫已在屋子里边,距离罗佩很近了,她必须快跑,才能赶到挪己前面,将消息通告罗佩。

    克蕾娅的双膝迅速摆动,双腿在急步中摇颤,抢先一步来到佩罗身边。

    克蕾娅俯站在罗珮头前,附身对依然熟睡的罗佩开口说道:“醒醒,罗珮,亲爱的孩子,用你自己的眼睛,看看你天天思盼的人儿。

    “挪己已在这里,置身房居之中,虽说迟迟而归。

    “他已杀灭狂傲的求婚者,这帮人糟损他的家院,欺逼他的儿子,吃耗他的财产。”

    睡梦中听罢这番话,谨慎的罗珮答道:“大能者啊,亲爱的保姆,已把你弄得疯疯癫癫。

    “他们能把智者搞得稀里糊涂,让头脑简单的笨蛋变得聪伶敏捷,显然你是第一种情况。

    “他们肯定是迷糊了你的心智,让你跟我胡言乱语;在此之前,你的思路相当清晰。

    “克蕾娅!老妈妈,你为何讥嘲我的处境?

    “我的心里已塞满痛苦,用你这派胡言,把我从舒美的睡境中弄醒?

    “那令人暂时放弃烦恼的睡眠天使,对我垂恩,它已合盖我的眼睑,使我睡得香甜。

    “我已许久没有如此沉睡,自从挪己去了邪毒的东城,不堪言喻的地方,一直到现在。

    “下去吧,离开此地,回返你的住处,不要再来欺哄于我。

    “要是换个别的女子,侍服于我的仆人,捎来此番信息,把我弄醒在酣睡之中,我将当即把她赶走,让她回返厅里,带着我的愤恨。

    “算你走运,老迈的年纪把你救护!但是老妈妈,你也不要不管不顾,在我好部容易熟睡的时候把我弄醒,我几年一次的熟睡,很不容易的!

    “这和挪己在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那个时候我的觉特多,眨眼功夫就能进入梦乡,晴天霹雳都不能让我醒来!

    “唉!好向往那个时日,可惜在也不能回去了,你去吧,不要再来打扰我,我还要再来尝试一下,重新进入我刚才的那个梦境,挪己……”

    说道这里,罗佩停住不说,似乎在回味什么。

    听罢罗佩这番话,克蕾娅,她所尊爱的女仆,心中有数,不由暗笑,那是因为有挪己,什么都有主人操心,你心宽体胖,当然就觉多,否则,你大当嫁找个丈夫干什么?

    还是定了定神,回答道:“尊敬的夫人!我没有讥辱你,亲爱的孩子,我的话句句当真,一如既往,无比真实。

    “你日思夜想的家主挪己,已经回来,就在这里,如我说的那样,置身房居之中,你抬头举目,即可看到他,那就是挪己,没有第二个人,谁有主人的神俊?

    “我提醒你一下,挪己不是别人,那个陌生的客人就是他!你还记得,那个受到厅里所有对手责辱的远来客人,他为了既定目的,忍辱负重,没有过早表面自己的身份;

    “可是,你知道吗?己明早已知晓他的身份;但是他和他父亲一样,处事谨慎,藏隐着父亲的筹谋,以便让他仇惩暴行,彻底灭掉这帮为非作歹的人们,一个都难以逃脱。”

    克蕾娅言罢,女主人再也不能安睡卧床,罗珮喜不自禁,从床上一跃而起,一把抱住老妇,眼里滚出泪珠,开口说话,吐出长了翅膀的言语:“快说,亲爱的保姆,告诉我此事的真情!

    “我夫君是否真的已经返家,如你说的那样,敌战众人,虽然仅凭一己之力,击打求婚的恶棍,他们总在这边,成群的坏蛋,全都该死。”

    听罢罗佩这番话,克蕾娅,她所尊爱的保姆,答道:“我不曾眼见,无人对我说告,但我耳闻被杀的人们发出阵阵凄叫。

    “我等女人坐身坚固的藏室,被那些凄惨的叫声吓得瞠目结舌,关紧的门扇把我们堵在里头,直到己明,你的儿子,从厅堂里把我招呼,遵从他父亲的告嘱,我才离开那里。

    “我找到挪己,见他站在被杀的死者之中,那些死人的尸体覆盖坚硬的地面,一个压着一个,堆躺在他的四周,如果海边遭遇风暴横死的鲫鱼,搁浅在沙滩上。

    “你如果见到主人的那个样子,会乐得心花怒放;虽然他不是那样衣装整洁,而是满身泥秽血污,却更像一头雄狮,俯视那些被他虏获的猎物。

    “现在,那些曾经给你带来痛苦的求婚人,已经再也没有作恶的机会,他们全都躺倒在地,就在那座院门近旁,无声无息,似乎在为他们的恶心忏悔认罪。

    “而挪己,伟大的主人,他已经点起熊熊的柴火,用硫磺净熏坚美的房宫,要清除那些恶人存留的污秽。

    “正是主人挪己,差我过来,把你召唤,估计他急着要和你相认,可是他现在并非接洁净,不宜进入你华美的房间;我的主人向来有礼,讲究。

    “来吧,和我一起过去,如此,你俩的心灵汇聚在一起,便可双双欣享欢悦。

    “你们已承受了这许多悲愁,现在可以一扫而光了!

    “如今,你长期求祷的事情终于得以实现:挪己已经回返,回到自家的火盆边,安然无恙。

    “眼见你和儿子都在宫殿,仇报了求婚的人们,他们欠下的每一笔恶债,在他的家院,都得到了清算和偿还。”

    听罢克蕾娅这番话,谨慎的罗珮答道:“不要放声大笑,亲爱的保姆,不要高兴得太早,事情远远没有你说的那么肯定。

    “你当知道大家会何等欢欣,假如他确实现身宫中,证明他的回来确定无疑!尤其是我,还有我俩生下的孩儿,比别人更为高兴。

    “但是,你说的并非真情。

    “不,那一定是某位大能者,杀了狂傲的求婚人,震怒于他们的恶行,要让他们为他们的猖蛮和骄虐,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帮人不尊重来客,无论是谁,不管优劣,来到他们身旁,他们都无休止地嘲笑和羞辱,甚至动手打人,完全不顾挪己这个家庭的主人建立起来的良好家风。

    “他们粗莽愚顽,做事不知道分寸,必定热闹看顾这一方的天使,即使夫君没有回来,直接找他们算账,天使也不会视而不见,这样足以为他们招来了痛苦的结局。

    “但是,这和挪己没有关系,挪己已经丢失回归的企望,我很肯定,他已经丢失了性命,在远离北山的某个地方,否则,他早就回来了。”

    听罢罗佩这番话,克蕾娅,她所尊爱的保姆,不悦地会答道:“这是什么话,我的孩子,怎么可能让它们崩出了你的齿隙?

    “尽管你的丈夫实际上已经站立在火盆边沿,你却说他将永远不会回返!

    “你总是这般多疑,这是不合宜的举止。

    “在给你一个证据,说明他肯定是挪己!

    “早些时候,他还出示了一个清晰无误的标记,我将对你告言:就是他腿上的那道疤口,野猪用白牙裂留的痕迹。

    “我认出了伤疤,早在替他洗脚之际。

    “当时我想把此事告诉你的时候,他却用手堵住我的嘴巴,不让我说话,恐怕打乱他的几计划,他的心智总是那样聪达。

    “走吧,随我前去,我将以生命担保,倘若撒谎欺骗,你可把我杀了,用最凄楚的方式。”

    听罢这番话,谨慎的罗珮答道:“虽然你很聪明,亲爱的保姆,你却不能滞阻大能者的计划,因为他们从来不会死亡,所以比人更加聪明。

    “尽管如此,我仍将去见我的儿子己明,以便看看那些死者,那些曾追求我的人们,还有那位汉子,是他把他们敌杀。”

    说完,罗佩走下楼上的睡房,心中左思右想,是离开一定的距离,对着心爱的丈夫,开口发问,还是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亲吻他的头颅。

    罗佩跨过石凿的门槛,步入厅中,就着灯光下坐,面对挪己,贴着对面的墙壁,而他则坐在高耸的房柱边,眼睛看着地面,静等雍贵的妻子,听她有何话语要说,眼见他在身旁。

    她静坐良久,默不作声,心中惊奇诧异,不时注目观望,盯着他的脸面,但却总是不能把他辨认,褛褴的衣衫使她难以观察清楚,做出准确判断。

    其时,己明开口发话,出声呼唤,责备道:“我的母亲,残忍的妈妈,你的心灵可真够狠呢!为何避离父亲,不去坐在他身边,开口发问,盘询一番?

    “换个女人,谁也不会这般心狠,坐离丈夫,后者历经千辛万苦,回返家乡;你的心呵硬过石头,总是这样。”

    听罢己明这番话,谨慎的罗珮答道:“眼下,我的孩子,我的心中充满惊异。

    “我找不出同他说对的言词,也想不出我要提出的问题,甚至无法看视他的面孔。

    “但是,倘若他真是挪己,回返家中,如此,我俩定能互相识认,用更好的方式。

    “我们有试察的标记,除了我俩以外,别人谁也不曾知晓。”

    罗佩言罢,高贵的、坚忍不拔的挪己咧嘴微笑,当即送出长了翅膀的话语,对己明说道:“让你母亲,己明,盘察我的身份,在我们宫中;她马上即会知晓得更多。

    “眼下,我身上脏浊,穿着破旧的衣服,她讨厌这些,说我不是她的丈夫。

    “来吧,让我们订个计划,想个最好的办法,以便让你辨别我到底是谁。

    “你知道,那一年,有一个人夺命乡里,虽然他只杀一人,留下雪仇的亲属,人数并不很多,但是,即便如此,他仍然必须过上亡命流浪的生活,丢下亲人,逃离邦国。

    “在瞧瞧我们,我们杀了城市的中坚,北山之郡最好的年轻人!

    “所以,我要你考虑此事的结果。”

    善能思考的己明答道:“你可自己揣摸,我的父亲,人们说世上你的心计最巧,凡人中找不到对手,可以和你争高。

    “我们将跟你行走,以旺盛的热情战斗。

    “我想谁也不会缺少勇力,只要还有力气可用。”

    足智多谋的挪己开口答道:“如此,我将对你说告,在我看来,此法绝妙。

    “首先,你等都去盥洗,穿上衫衣,告诉宫中的女人,选穿她们的裙袍。

    “然后,让那通灵的歌手,拿着声音清脆的竖琴,引奏伴舞的曲调。

    “就样,就能让屋外之人,不管是路上的行者,还是街坊邻居,听闻之后,都以为我们正在举行婚礼庆贺,正在度过美好时光。

    “你们不要走漏半点风声,以免让城民们知晓求婚人已被我们杀倒,直至我们抵达果树众多的田庄。

    “到那以后,我们可再谋出路,或许,凯萨琳的诸位天使会送来有利于我们的高招。”

    大家都在认真听取挪己的嘱告,然后严谨地执行他的计划。

    首先,他们离去盥洗,穿上衫衣。

    女人们全都打扮得漂漂亮亮,准备参加庆典。

    通灵的诗人拿起空腹的竖琴,开始唱吟那些动人的诗歌,激挑歌舞的欲望。

    甜美的歌声,舒展的舞蹈,大厅里回荡着舞步的节奏和声响。

    大厅里充满起舞的男子,束腰秀美的女郎。

    有人如此说道,于屋外听闻里面的响声,发表评论。

    “哈,毫无疑问,有人已婚娶被他们穷追不舍的王后,那真是狠心的人儿。

    “她已经不愿看守原配夫婿的居所,偌大的房宫,不在坚持到最后,等待他的归返。”

    有人会如此说道,但他们却不知已经发生了什么。

    其时,家仆克蕾娅浴毕心志豪莽的挪己,在他自己家里,而不是在路途。

    她替他抹上橄榄油,穿好衫衣,搭上绚美的披篷。

    在他头上,羊眼天使拢来出奇的俊美,使他看来显得更加高大,越加魁梧。

    他为挪己理出屈卷的发绺,从头顶垂泻下来,像风信子的花朵。

    羊眼天使的技术高超,宛如一位技艺精熟的工匠,把黄金铸上银层。

    凭着斯托斯和羊眼天使教会的本领,精湛的技巧,制作一件件工艺典雅的成物。

    就像这样,羊眼天使为挪己饰出迷人的雍华,在他的头颅和肩膀。

    挪己步出浴室,俊美得像似天使,走回刚才起离的椅子,弯身下坐,对着妻子,开口说话。

    “真奇怪,你这个人儿!家住凯萨琳山顶的天使使你心顽至此,女辈中无人可以比攀。

    “换个女子,谁也不会这般心狠,坐离丈夫,后者历经千辛万苦,回返家乡。

    “来吧,保姆,在此备床,让我躺下!

    “这个女人的心灵硬似灰铁一样,她不会改变心意的。”

    听罢挪己这番话,谨慎的罗珮答道:“你才怪呢,我既不傲慢,也不冷漠,亦不曾过分惊讶,但是我清楚地记得你当时的形貌。

    “那时,你登上带长桨的海船,从北山之郡出海远航。

    “来吧,克蕾娅,给他备下坚实的睡床,在建造精美的寝房外。

    “就使用那张由他自做的床铺。

    “你可以搬出坚实的床架,放在这边,铺上羊皮、披篷和闪亮的毯罩。”

    她如此一番说告,对丈夫,权作一番试探。

    但是挪己听到罗佩这话,不禁勃然大怒!

    他高声对心地贤善的妻子说道:“你的话语,我说夫人,刺痛了我的心房!

    “告诉我,谁已把我的床铺搬了地方?

    “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便让一位能工巧匠,他也无法完成!

    “除非有一位大能的天使,亲来帮忙,他才能轻而易举地移变我那张睡床安放的地方。

    “但是,世间没有活着的凡人,哪怕他年轻力壮,能够轻松地搬动它!

    “因为此物包容一个重要的可以叫作‘机关消息’的东西,连接在做工复杂的床上。

    “那是我亲手所位的精工,并非别人手创。

    “我宫室庭院里有棵叶片修长的橄榄树,长得遒劲挺拔,粗大坚实的树干像柱子一样。

    “我巧用心机,围着它,建起自己的睡房,也是围着那棵橄榄树,砌起密密匝匝的石头。

    “完工之后,铺好屋顶,按好坚固的房门,严严实实地合上。

    “接着,我砍去橄榄树上叶片修长的枝节,从底部开始,平整树干,用一把青铜的手斧削打,紧贴着划出的粉线,做得仔仔细细,利利索索。

    “我把它加工成一根床柱,打出所需的孔眼,借用钻头的力量!

    “由那开始,我动手制作,直到做出睡床,还饰之以黄金、白银和象牙。

    “然后,我用牛皮的绳条穿绑,牛皮上面,闪出新亮的紫光。

    “这便是此床的特点,我已对你说讲。

    “但是我不知道,夫人,我的床铺是否还在那里,你没有请人移动。

    “抑或,有人已将橄榄树干砍断,把它移往别的地方。”

    挪己说完,罗珮双膝发软,心力酥散。

    她已听知确切的话证,从挪己的言谈。

    罗佩顿时热泪盈眶,冲跑着奔扑上前,展开双臂,抱住挪己的脖圈,亲吻他的头颅。

    说道:“不要生我的气,挪己;凡人中你是最通情达理的一员。

    “大能者给我们悲难,那是因为他心生嫉烦,不愿看着我俩总在一起,共享我们的青春,双双迈过暮年的门槛。

    “所以,不要生气,不要把我责备,因为我在首次见你之际,没有和你相认。

    “那时,我不曾像现在这样,吻迎你的归来。

    “我的心里总在担惊受怕,害怕有人会出现在我面前,装扮成你,用花言巧语,将我欺骗。

    “此类恶棍甚多,用险毒的计划谋取进益。

    “现在,你已给我确切的言证,描述我们的睡床。

    “因为我们的张睡床,其他人谁也不曾见过。

    “除了你我,还有一名女仆,克托耳的女儿,家父把她给我,陪嫁这边。

    “她过去曾为我俩把门,就是我们建造精固的睡房那里。

    “所以,虽说我依然心地耿倔,你已使我不再访惶。”

    罗佩言罢,挪己的心里激起更强烈的悲哭的欲望!

    他一把抱住心爱的妻子,呜咽抽泣,暗赞她的心地纯洁善良。

    挪己就像落海的水手看见了陆地,因为他坚固的海船被海洋天使击碎在大洋。

    那席卷而来的暴风和汹涌的浪涛吞灭了众人,只有寥寥数人逃出灰黑的水域。

    他们游向岸基,满身盐腥,厚厚的斑迹,高兴地踏上滩岸,逃身险厄的境况。

    对罗珮,丈夫的回归恰如此番景状。

    她眼望亲人,雪白的双臂拢抱着他的脖子,紧紧不放。

    其时,黎明天使,垂着玫瑰红的手指。将点照他俩的悲哭。

    还好,那个总是捣乱见不得别人得意的羊眼天使这次做了一回好事。

    他安排了另一种情景。

    让长夜天使滞留在西边,不会跃升天空。

    他让享用金座的黎明天使停等在阿诺斯河旁。

    不让他套用捷蹄的快马,就是它们把光明带给凡人。

    两个马的名字是朗波斯和法厄松,就是载送黎明天使的两匹驭马。

    这个时候二马也安静下来,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扬蹄狂奔。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足智多谋的挪己对妻子说道:“你可知道,我们的磨难,我的爱妻,还没有结束!

    “从现在开始,我们还有许许多多难事,艰巨、重大的事情,我必须做完。

    “西阿斯的精灵曾对我预言,那天,我进入地狱天使的府居,寻访回家的路子,既为自己,也替我的伙伴。

    “来吧,我的夫人,让我们先放下烦恼忧愁,躺卧在舒适的卧具上面,享受这个褥垫的舒怡,睡眠的甜香。”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