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文学 > 大跨界信息页 > 大跨界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232章 虎狼之穴(三)

    但熊剑东还是清醒地意识到,如今既然与妙馨两人,身入虎狼之穴,既不能过于高估乎拉乞德这帮乌合之众,丧失斗志和主动,也不能完全藐视他们,失去应有的警惕性。

    他很快调整了思绪,那就是在充分掌握了对手心理之后,只有主动发起进攻,才是强而有力的自我保护。

    于是,他决定立刻改变目前在乎拉乞德跟前,这种一连串的被动盘问。

    “听说……吐罕队长有幸……被救,如今人在……在哪里?请乎拉乞德长官允许……允许我们见……见他一面。”

    熊剑东紧盯乎拉乞德,故意带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怨气。他因为口气焦灼,就更显得语不成句。

    “为什么见他?”

    乎拉乞德一脸疑惑。

    “我相公想说,只要是能见到吐罕队长,便好当面对质!”妙馨大叫道,“因为刚才听了乎拉乞德长官话里的意思,像是该要有我们承担那批军火的丢失损失。如此说来,我们夫妇的这趟中东冒险,一路上担惊受怕,岂不是白白受罪!”

    她因为记起了姆里班加哈曾经讲过,吐罕在疆南被救出后,已被迅速送去土耳国的伊斯堡疗伤,所以当熊剑东刚向乎拉乞德提出要见吐罕,便在瞬间领会了他的用意。

    “你这臭……臭女人,怎敢对……对乎拉乞德长官无礼,他……他还没……没说不给钱呢!”

    熊剑东训斥妙馨。

    “石川羽,你这个笨蛋,白痴,去死吧!”妙馨一面指着熊剑东的鼻子大骂,一面泼妇般地嚎哭起来。“咱可是卖了命,才为他们走私了这批军火!难道你就没有听见,乎拉乞德长官已经说得很绝情。军火没啦,我们的这十几万美元,也跟着砸了进去,连了本钱,也别想要回来啦!”

    司令部与炊事班紧挨在一起。那些刚吃饱了晚饭的士兵,都凑过来围在门口,看起了里面的热闹。

    毕竟,军营里面本来就难有女人现身。而居然能在司令部大哭大闹的女人,更让士兵们兴致勃勃,觉得十分罕见。

    乎拉乞德大怒,把手枪在桌上一拍,大叫:“滚!”

    他这一声怒吼,不仅吓跑了所有的士兵,也惊得妙馨不敢再做哭叫。

    “石川羽先生,乎拉乞德长官今天心情不好,款子的事,咱们回头再商量。”

    一直站在乎拉乞德身后,自始没有吱声的摩尔巴,这时终于冒出了话来。

    “摩尔巴副官……副官说得对,我明天上午……上午,独自一个人……来拜见……拜见乎拉乞德……长官。”

    熊剑东满脸惶恐之色。

    他这时摸出身上的一枚西夏金币,递给了摩尔巴,决定再次使出之前就已考虑周全的杀手锏。

    “哪来的,这可是金币呀?”

    摩尔巴惊奇道。他立刻呈给乎拉乞德观看。

    “这是一枚西夏……西夏金币,很值钱……很值钱的古文物,欧洲市场……可以做上大笔……买卖!这其实是我……这次来见乎拉乞德长官,另外……目的。明天一并谈……谈谈吧!”

    他无需故弄玄虚再多加炫耀,便已目睹到乎拉乞德与摩尔巴,全皆露出贪婪的目光。

    当熊剑东被妙馨搀扶着,刚走到乎拉乞德司令部的门口,听到了摩尔巴在他们身后,大声扔出来的一句话。

    “乎拉乞德长官期望明天上午,单独与石川羽先生会面,再好好商议那笔军火交易的款子。至于夫人,就请不要过来了!”

    “是了,摩尔巴副……副官!”

    熊剑东转了身,恭敬地回答道。

    他然后把一只手搭在妙馨的肩上,被她搀扶着离开了。

    熊剑东在返回的路上想到,一定是因为那枚金币的缘故,才使得乎拉乞德回心转意。

    至于明天是否就能拿到那笔十几万美元的军火交易款项,这对于熊剑东此次潜徃中东来说,原本不过顺手牵羊。有当然会更好,没有倒也并不稀罕。

    之所以在刚才灵机一动,突然抛出西夏金币作为诱饵,熊剑东其实是在想,透过与乎拉乞德单的单独会面,揭开他心底里埋着的两个疑惑:

    第一,谭启镖奉了路志超之命,欲图拉拢乎拉乞德的队伍进军南极大峡谷,这背后潜藏着怎样的动机?

    第二,被称为罂粟之花的萨娜依卡,她究竟哪方圣物,与乎拉乞德有何交易?

    ……

    当走过马厩旁边,趁着摩尔巴这时还留在乎拉乞德的司令部,熊剑东与妙馨两人,抓紧时机找到了姆里班加哈居住的营房。

    看到了熊剑东与妙馨的突然出现,姆里班加哈颇为吃惊,把两人都让进了屋里。

    “石川羽先生,你们?”

    妙馨摆摆手,示意姆里班加哈不要声张。

    她拿出两沓美元递给姆里班加哈,小声地说明了来意。一沓由他自己留着,另一沓代为转交摩尔巴。

    “谢谢姆里班加哈兄弟!”妙馨微笑道,“请体谅我们夫妇的苦楚,在摩尔巴副官面前多多美言!”

    “一定,一定!”姆里班加哈受宠若惊。

    熊剑东迅速扫视了房间里所有设施和布局。他把目光,敏锐地停留在了一只上锁的皮箱上。

    皮箱就摆在一张靠窗的椅子上面,并摆放里一只短式沖烽枪,和子弹带。

    这只枪应该归摩尔巴使用。因为熊剑东这两天已经发现,姆里班加哈背着的只是一条半自动步枪。

    很明显,便在那只皮箱里,一定保存了摩尔巴作为乎拉乞德的随从,阵线旅所有的重要文件。

    妙馨也在同时之间,注意到了窗下那只厚重的皮箱。

    两人之前躺在行军床上,已做了精心合计。如果明天夜间,马厩里的干草突然起火,势必引燃紧挨着的摩尔巴这排木板房。趁乱动手,必是窃取惠昌援那份协议的最好时机。

    告别了姆里班加哈,熊剑东在与妙馨走向住处时,猛然瞅见到在瞭望塔灯光的暗处,正有一个身材瘦小的人影,如同了受惊的猴子急闪而躲,慌不择地把身子贴在了他们两人那间房子的窗下。

    熊剑东马上警觉到这猴影的此时意外现身,会是谁人如此卑鄙不堪,随之露出轻蔑一笑。

    他登时心中有了回屋后的应对之策。

    却是,这还需要妙馨待会在那对行军床上,黑暗里之中,给予某种必须的、恰当的虚以配合。

    但令熊剑东有所担心的是,妙馨会不会,届时因为一贯不解男女之事,单纯或惊怕到不知所措,且于茫然懵懂的尴尬情形里,意外露出马脚出来?

    妙馨因为是走在熊剑东的身后,被他高大的身躯所挡掩,并没有察觉到那个猴影在前面出现。

    “丽君姑娘,等进到了屋里,无论我对你会将做些什么,切记一定配合,并以相公之称来喊我。我也只喊你做:娘子!”

    她被了熊剑东亲热地楼将过去,贴耳相告。

    进了房间关上门,熊剑东并没有开灯。

    大概是因为还处于四月的天气,山涧的夜晚极其阴冷,加之为了取暖和烧制开水,姆里班加哈下令,对熊剑东这些外来客人的住处,每个房间都周到地配备了一个炭炉,一把烧水壶,和一个瓷质军用脸盆。

    熊剑东在黑暗里把炭火生旺了一些,把盛满了水的军用脸盆,直接坐在了炭炉上。

    房间内虽不是漆黑一片,却也是极为昏暗。

    “娘子,你今天……今天会很累了,我们现在就……就上床好啦!”

    这会的熊剑东,即便是和妙馨单独守在一起,仍然做着病态,不时发出几声剧烈的咳嗽。

    “是了,相公,这就来!”

    因为有了熊剑东之前的嘱咐,妙馨立时应声,坐到了行军床上。

    “啊,娘子,你还是快点解……解了光,赶紧躺下来吧。”

    熊剑东像是在急不可待地在催促。

    “什么?你……”

    妙馨大为恐慌,想不到一向矜持待她的熊大哥,竟会在今晚命她,解光了衣装去上床?

    她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惊骇之中刚叫出半声,嘴巴就被熊剑东一下子捂住。

    “娘子,你不必……不必担心,我这身子……今天还……还能撑得住!”

    这时,只见熊剑东向着窗子那边张望了一眼,对着妙馨再道。

    “原来,熊大哥情非得已,今夜是要做给外人来看!”

    妙馨心中顿有所悟。

    莫非,他是早就已经发现,外面的窗下正有人藏躲在那里伺机偷窥?又莫非,隔壁房间的萨娜依卡和孛库夭金一对女子,非常在意两人间的这夫妻之实?

    “但是,我本道家之人,难道就此退却了这身衣服,然后果真顺从于他吗?”

    妙馨满脸烧烫,木然地呆坐在行军床上,不知如何面对才好。

    “啊,娘子,可别……别被冻着!”

    但见熊剑东讲完了这番话,便微微一笑,拉过被子裹住妙馨,把她合衣平放倒在行军床上。

    “无量观!看来熊大哥已经好生着急,现在就要出手解衣来了?且罢,我起初在鸠卫山上与熊大哥第一日见面,就已对他生出暗喜之情,今有这般造次,原本便是天意弄缘,怎奈相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